第十二節 安徽真耶穌教會

從現有資料看,在這個歷史階段中,唯一報道全省情況的是魏以撒在十一屆全體大會上的報告。說一九四七年時安徽有會所六處,傳道四人,信徒六百人。有關資料只能找到几個地方的記載。
銅城閘區會:《卅年專刊》統計表說是在一九四七年十月建立的區會。在正文中則說銅城閘區會會友遍布於百余里之內。那姆橋街租好了老教會的聖堂,“不久正式聚會了(這大約是為《卅年專刊》撰稿時的情況)。和州城內亦有熱心會友,將來和州亦可成立本會。還有黃山寺、興隆集、白渡橋、於河室、北王寺、沈家巷、高溝各鎮各鄉,均有本會之會友,可見主恩擴展非常之快……和縣與含山本會,并合肥正為進行中,各會都要發展起來了。”而王選民在十一屆全大上說百(白)渡橋已經設立了祈禱所。《真聖報》於一九四七年年末報告說,總會派蔣約翰到銅城閘區會協助靈恩會,“獲益匪淺。共捐獻百余萬元。特抽十萬元與蔣執事帶京奉獻”。王選民在十一次全大上也提到這次靈恩會,謂“受洗三一名之多。近又置墳山地,蓋東房,六十石稻,近有教會三處、祈禱所二處。”則以上資料均應為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之前的情況,因為十一次全大是在五月一日召開的。
高莊:《卅年專刊》說高莊與銅城閘是當時(一九四七年)真會最為發達的地方,但對高莊沒有具體記載。王選民在十一次全大上的報告,是先回憶高莊真會的歷史,而對於當時,即一九四七年的情況,則說:“今也新四軍北撤,又建筑,目下有會所十間。近來又受水洗一百余人,在十六年三瞎子看見。”最后一句話,語意不完全,不好理解。“在十六年”或許應該理解為“在十六年‘中’”吧!“十”或為“四”之誤?
一九四八年正月廿六日,姥橋街成立區會,正式聚會,選定了職務人員,組織健全,會務負責為陳榮金。
店埠(肥東)
王保羅在十一次全大上說:“合肥(肥東隸合肥)有教會和祈禱所三處,惜無工人。目下安徽教會不合作,自分南北,故南二代表出席。”當時出席十一次全大的安徽代表王選民、王保羅應當是安徽南部教會的代表。五月,店埠分會致函總會,謂“本會雖是窮鄉僻壤”,但也要為救濟、總會辦公處修建開捐,“立即匯寄不誤”。“并悉國防部禁止(國防部白崇禧頒發之禁止軍隊滋擾教會的告示)亦已頒下,希發下三張,分貼各區會。因為敝地乃皖省通衢要道,又是本省門戶,往往軍隊過境,強占聖堂使用,本地無法交涉云云。”六月,店埠捐獻總會建筑捐四十萬元。年末,又報告說:“該會近於合肥,於十月開會,原擬成立支會。乃請各界參加。會、財、庶分頭報告。趙彼得報告財務共收到十一億二千五百二十萬元,王保羅報告收函三百四十五件,會務報告臨近之桑店老人倉及魯大橋各區會現在情況特殊,無法推進,諸祈代禱,下次派人前來為盼。”支會成立與否,沒有說,文中所說為“原擬成立支會”,那末雖然召開了會議,但支會未能成立。因為總會未派人前來?“情況特殊”的兩個地方,應與當時戰局有關。
蕪湖:《真聖報》第二卷第二~三期(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出版)《佳音》欄刊載了劉順靈的報道。說是有在四川加入真會的劉強夫婦,於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中旬起開始展開傳道工作,“每安息日聚會三次,每次到會有廿人左右,情緒相當熱烈!目前得靈感的已有二人,大概要求合法水洗的有二三人,并有人很希望長執們來蕪工作,敬聽寶訓!目前開會每次均由順靈領會,講道亦由順靈主講。”五月,又報告說,高莊分會的韓保羅偕姜愛光到蕪湖開會,聽道者卅余人。常來者大多是老教會的“兄姊,均是一班誠實求道者,很願接受‘真道’。可是因肉身上等等的關系,一時不能離開乳母的老會。”到年末,“蕪湖市靈工大振,於十二月二十日,總會差李常監正誠長老前往,轟動一時。每天聚會者四十余人,靈恩大降,水洗四十人;內多老會柱石,現已正式成立分會,正覓會址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