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第七、八次全湘大會時的概況

一九三一年四月,支部召開第七次全湘大會,但沒有找到相關資料。
南北合一大會(一九三一年四月一日)之后,從一九三一年五月到一九三二年五月湖南真耶穌教會總的概況,在一九三二年召開的七次大會(后改稱為八大,見第七卷第十一~十二期《聖靈報》)上,湖南支部代議員周安得烈曾做一報告:謂湖南七十五縣有三四十是遭到水災,真會信徒因飢饉而吃草根過活者大有人在。幸蒙中外同靈弟兄姐妹捐輸救濟,得慶更生,“災后湘本會教務及靈恩狀況大有發展”。這一年之間,新設教會七處、祈禱所十七處;受水洗者一千零六十五人,受靈洗者七百二十七人;立男女執事八位,離世一位,取消職務一位。全省教會共四十一處,自己有堂業的二十三處;禱告所二十七處,自己的屋業有三處。信徒將自己衣食費用捐給教會,一年中約有八百二十一元(名目有總部常年捐、琴譜捐、特別災捐、匯水洋),全部付給了總部。新建并購置會堂者九處。外差傳道男女二十人,仍感工人太少云云。并計划於今年支部大會之后,開辦神學講習會進行培養。
一九三二年九月廿五日召開第八次全湘大會(見第七卷第十一~十二期《聖靈報》),派出代表的地方有安化塘家觀、東坪、恩賢溪、江南、老屋灣五處;益陽有縣會、小河口、筆架山、湯家沖、賀家侖、大橋等六處教會;南縣有縣會、明山頭、柴碼頭、三仙湖、班嘴五處;湘譚有縣會、古氏兩處;湘陰有臨資口、白馬市兩處;澧縣有縣會及津市兩處;瀏陽有普跡、雷公園兩處及洞陽市一處;醴陵有大障及楓林兩處;攸縣有縣會、皇圖嶺兩處;沅江有草尾一處;河西有樟樹亭、劉家田兩處;衡山有縣會及雷市兩處;衡州、漢壽、常德、桃源、芷江、寧鄉萬家糖坊、東鄉楊季?、安江、黔陽原神場九處;長沙有南門、東門、潮宗門三處。共計四十六處六十六名代表。
以上是否是當時湖南各地全部教會呢,看來不是。對照大會財務報告所列各真會處所名單,有下列地點於上述記載之中是沒有的,如:長沙石門閬、安化、長沙劉家田、湘陰東港等處。
這個時期湖南究竟在哪些地點建立了真會,現已難以查明。因而,上述地址名單已經是難能可貴的資料了。
支部會務周安得烈作會務報告,說明了全湘真耶穌教會的概況。計算的日期由一九三一年四月全湘大會(應當是第七次全湘大會)后到一九三二年的九月二十日止。這和在全國七次大會上周安得烈報告湖南概況的起迄時間差不多,是一九三一年的五月到一九三二年的五月。在八次全湘大會上的計算,起始早約半個月,結束晚四個月零二十天。報告的概況為:各地新設教會及祈禱所有十九處;新建及購買會堂九處;受水洗信徒一千三百零九人,受靈洗者八百四十一人。一九三二年立職者,芷江四人;停職者益陽羅彼得;自請退職者,益陽陳提門;執事、傳道人又有去世者。
周安得烈主管湖南支部會務,同時又是支部代議員,又以代議員身份做了報告。謂兩年間總部的事情均已見於《聖靈報》。今年南北合一、七次全體大會也均見於紀念號。但特別提到了張巴拿巴在《角聲報》上的一則消息。這一期《角聲報》沒有找到,從周安得烈所說揆度,大約是關於一·二八事件中總部蒙難被毀一事。大意謂,張巴拿巴在《角聲報》上說自己的住房也在上海,由於主的保護,所有房屋均未燒毀,而周圍均燒成焦土。周安得烈說:“今天只將角聲報記載總部與張氏住宅,全非事實,略為解釋一點。現在繪就上海災區圖樣,我們總部在華軍防地,又是兩軍對壘的地方。張氏住宅是日軍防地,與租界毗連,所有房屋均未燒毀。何謂周圍燒成焦土,假藉主保護他住宅呢,想必各代表看此圖樣均能明了。”
看來,張巴拿巴之意為主耶穌保護了他,而真會總部沒有主耶穌的保護所以全部被毀。周安得烈的反駁,勢在必行。
傳道向保全、韋雅各、黃以利亞、王惠光、廖西拉、唐恩慈、楊郇城報告了受支部派遣到各地教會幫助工作的情況。
重新討論審視支部細則,據云增加了十條。由於沒有原來之細則,無法斷定哪些新增加的。新定細則共三章五三條。
大會又制定了舉辦神學講習會的簡章。目的是要培養為教會工作的工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