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節 第三期神學講習會

一九三六年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學講習會。見載於第十一卷第十一期《聖靈報》
湖南省支部在抗日戰爭爆發之前確實做了不少的工作。為了適應真會的發展,一而再,再而三地舉辦神學講習會,以培養傳道、教會工作骨干。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一九三七年的二月末,又舉辦了為期三個月的神學講習會。這是在一九三六年度十二次全省大會上規定下來的。
通函及簡章是在九月四日發出的。其公函內容如下:
“奉主耶穌聖名,函達湘屬各地本會執事靈胞公鑒:願天父的慈愛、耶穌基督的恩惠平安時常加給各位,永與同在,阿們。
啟者,湘屬各會蒙神祝福,靈工發展,教會增加,有月異而歲更不同之盛況。所虛者,莊稼多工人少,無由趁時收割耳。雖已開辦兩期講習會,造就多數畢業員,而各會請傳道者紛紛,殊難一一應付。加以靈恩布道隊得神同工,到處有成立教會之樂觀,而因無人前往牧養,布道員不能他適,大有妨礙進行。玆本支部依照今年全湘代表大會議案開辦第三期神學講習會。盼望各地本會皆准備學員入學,造成美好工人,無須向支部惇請傳道。但只可選送忠心為主職務人,及老練誠實、素常服務教會忍耐勞苦靈胞,將來可作教會柱石。切不可介紹初次蒙恩、只有暫時熱心的信徒,及外藉求學為名內含其他用意的學員,到后來終不能為主真道效力,枉費三個月教授精神,毫無一點益處。請各負責及各傳道者對此要特別注意。業經第二十九次長執會議決公推周安得烈執事為主任主持辦理。仍是三個月結業,於本年國曆十月二十九日起至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止。請各同靈屆期助禱。另印簡章、介紹及志願書隨函寄上,即煩查照為盼。專此,順頌全體平安。”
從這個公函中可以看到上兩屆講習會的學員可能有由於擇人不合適,出現過一些作用不大的現象,因而此次舉辦講習會的公函中出現了對入學學員選擇上的要求。
其簡章內容大體上同第二期一樣。宗旨雖大體相同,但亦有不同:“為謀造就真道之根基,養成傳道人才。教授新舊二約,闡明福音奧秘并靈界的閱曆、開創的經驗,以資堪負救人之責而圖真道普及為宗旨。”強調了造就“真道根基”、新舊二約以及“堪負救人之責而圖真道普及”。第二次講習會則過於側重“普及全湘,馴至各省”的發展要求。
而科目則與第二次講習會一樣。會址不變,仍在長沙南門外新開鋪長坡公屋。
但《聖靈報》上記載此次神學講習會的起迄時間似乎有誤。在公函伊始謂“由十二月二十九日起開辦第三期神學講習會三個月”,而在公函末尾又說“仍定三個月畢業。於本年國曆十月二十九日起,至二十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止。”“國曆十月二十九日”并非“公曆十二月二十九日”,故公函伊始之“十二月二十九日”者,當誤。
這一次講習會,結束之后,《聖靈報》十二卷二~三期刊登了一篇類似總結性的文章,謂:
“民國廿五年十一月廿日為湘支部神學講習會開學之期,到會學員二十九名。舉行開學典禮,列席者總會負責譚配得執事、支部負責盛著全執事、長沙本城四處本會職務人李重生執事等,及各教員,均致詞祝禱。學員亦推代表致詞答謝。蒙神垂聽,大得聖靈幫助。學員在三個月當中皆能虛心受課,努力進修。每日從早五點半鐘起床至晚九點半鐘就寢,有八點鐘功課。每日膳食只備兩餐,均是淡薄食物,反使人人身體康健,靈性剛強,沒有一個疲乏而且形容消瘦者,轉發肥胖。各教員見此,越發高興教授。除陰曆年終放假三天沒有一天缺課。安息日除禱告講道外,即以暇時演習交際方法、婚喪禮節及實地布道一切動作。逐日祈禱聲、唱詩聲洋洋盈耳。且以課余操作公益事業。本校門前出路坍塌狹小,約有一里之程。教學員親操畚箕培土補修,成為大路;墳山壕圍,栽植樹木,觀者大受感動。本校司廚陳慶華靈胞既犧牲三個月工價,又供給飯菜二元,作教學員食品。又有廚房幫工王立生靈胞,每天只得工價一角,亦饋送一元食物。加以本城四處本會職務及熱心靈胞,共饋送給魚肉和果品有二十元之多。畢業前一日,學員柬請支部負責及各教員、并四處本會職務人到校設宴致謝。畢業之日,主任及各教員訓話畢,先發給支部所贈墨盒及庶務執事所贈聖經,即為之按手,抹油祝福,莫不喜形於色。及至晚上開茶話會,歡敘良久,彼此握手作別。均被聖靈感動,情不自禁,相向而哭。翌日早膳后,教學員一致脫下長衣,收拾一切器具,搬送支部。適值潮宗街本會布道靈恩會,學員幫助辦理畢,徵求各人意見,均願請求登記,聽憑支部試驗作工一年,不受分文開支。感謝主祝福此屆神學講習會,使各學員造就成材,合乎主用,專以傳道救人為事,犧牲一切。如此美果,超乎我們所想所求,亦由各地本會助禱有以致之云云。”
第三期神學講習會結業之后,各個學員都接受支部派遣到各地真會工作,分配地點如下:
“蘇醒復 長沙東門本會牧養;顏加正 江華縣開荒;朱自得 安化本會牧養;常行全 常德縣會牧養;唐修成 幫助益陽全縣各本會靈恩會;劉復生 會畢另差他處工作;楊其榮 回醴陵若口沖幫助教會;鐘順服 回南縣幫助教會;文云青 回南縣幫助教會;高求道 回南縣三仙湖幫助教會;王弗平 長沙瀠灣市、營槃嶺、望城坡三處本會輪流澆灌;朱復生 衡陽縣本會牧養;周恩普 同朱復生;朱耀明 醴陵本會牧養;李振藩 幫助湘譚各本會布道靈恩會;徐有光 結業后就地牧養;康約珥 回瀏陽幫助各本會靈恩會畢牧養洞陽市本會;李道成 回安化治理滔溪教會;彭先智 回津市余家台本會聽候調遣;龐彼得 回津市幫助沔泗窪本會。
以下女學員
胡靠主 長沙東門本會聯絡女界;胡榮主 幫助瀏陽各本會女界聯絡;馮愛真、袁愛真 回湘潭幫助本會女界聯絡;常路得 回臨澧幫助教會女界聯絡;宋亞拿 幫助湘潭各本會布道靈恩會;宋詠蘭 作本地聯絡工夫;朱淑惠 回衡陽作證;黃全真 回長沙瀠灣市幫助教會聯絡。”
這些人員分到各地真會之后的工作情況,沒有專門的總結報告,絕大多數還僅僅見於此處,別處未見記載。可知者有:
蘇醒復,一九三二年被選為澧縣津市真會負責人之一。
朱自得,一九二一年,朱自得夫婦在澧縣津市加入真會“歸主”,一九三二年隨津市聯會之何行光到臨澧幫助成立祈禱所。亦曾到澧縣傳道。
文云青。《卅年專刊》非常神跡奇事調查表中曾兩次入表,一作男,一作女。其一為男姓者,三十五歲,常德人,失明兩年,迷信醫藥。民國二十三(一九三四)年二月由“信主者”禱而“全好”。所載出處為《聖靈報》十八卷三期。另一為女,湖南人,雙目失明數年,無法醫治,民國二十三(一九三四)年二月由“全會”禱而重見光明。愈后“入神學獻身傳道”。未載出處。都在民國二十三年的二月,均為湖南(一為常德),均為失明,因疑重出。一為載《聖靈報》十八卷三期者,另一或為《卅年專刊》撰寫之時重新統計上報者,而編者未能詳細校對,以致重出。但文云青曾自撰《見證》一篇,有更為詳細的記載:“我於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二月,因雙目失明依靠虛假醫治無效,后蒙主恩醫治,眼目日見光明。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加入湖南支會神學講習會,受訓三個月。后即在華容、沙口、南縣、中魚口、班咀、上柴市、武靠宮等處傳道十年。神恩浩大,災難盡述。榮耀歸主名,阿們! 文云清見證。”
從第三期神學講習會之后所列派往各地傳道牧養名單看,文云清當為男性而非女性。《卅年專刊》撰寫之時粗疏太過。
康約珥。《卅年專刊》載崔恆一撰《澧縣津市分會歷史》時曾提到康約珥乃由支會派遣而來,且曆時甚久,但無具體年月日的記載。一九四七年康約珥曾自撰見證一篇,題為《致死大病竟得長壽》,其中提到了在湖南支部第三期神學講習會之后的“聖工”。康約珥在二十歲時染患自遺症,曆時二十余年。醫藥無效,半死半生,奄奄一息之際,一女靈胞送他兩份《聖靈報》、一本《聖經》,并囑其到洞陽市真耶穌教會查考。他第一次前去,病就好了;又到學校默禱,身體逐漸康復。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五月去長沙石塘鋪,“先受聖靈,后受水洗”。之后,長期跟隨周司提反執事往信徒家作證。民國二十五年冬(一九三六)入湖南支會神學三個月。次年,正式傳道於瀏陽六處教會,傳道五年。
以上文云青、康約珥兩人是湖南支部第三次神學講習會之后派往各地工作的學員中僅有的記載;蘇醒復、朱自得雖有些許記載卻又與此無關;其他人則“僅見於此,別無記載”了。
對比第一次及第三次的相關記載,在神學講習會之后湖南支部曾派畢業學員前往的地點計有:長沙、江華、安化、常德、益陽、醴陵、南縣、衡陽、湘潭、瀏陽、津市、臨澧、桃源、漢壽、石塘、洞陽、白馬市、臨泚(資)口、草尾、澧津、樟樹亭、徐家洲、黃藤樹、賀家侖、漢口、劉家田。另外,非學員劉正光派往大橋鎮真會。二十九個地點,其中第一次神學講習會之后前往地點以小地方為多,如樟樹亭、徐家洲之類。而其中以長沙、益陽兩地派人最多。長沙前后有十二人。益陽前后則有九人;第一次講習會后派八人,第三次之后派一人。當然,這些學員實際上所影響到的地方恐怕要超出這二十九個地方。如文云清就不限於南縣。
綜上所述,可見在張巴拿巴被清除之后,真會在湖南得到了相當的發展的。在一九三六年《湖南省年鑒》中說“最近調查,教徒已達五千九百七十人”。這應當就是前述盛著全提供的統計數字。
到一九三七年,據向保全在總部十次大會(第九次,因追認一大,改為十大)上的報告,全湘會所已有一百三十處。三年來受水洗總數五千人,受靈洗三千一百人。新設會所五十余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