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湖南支部第一期神學講習會

《聖靈報》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一期《消息》欄中刊登了一篇周安得烈關於神學講習會成立的報告。可知講習會當時已到學員三十四人、教授為周安得烈、向保全、羅群羊及黃以利亞四人,為期三個月。可惜,這個報告沒有說明開辦的具體日期。《聖靈報》第八卷第四期又刊登了《湘支部第一期神學講習會畢業經過情形報告》,知道一些詳細情況。
各地真會選送學員四十一人,由周安得烈、羅群羊、向保全、黃以利亞分擔教授,朱周章記錄。講員、學員均甚努力。每日上課八個鐘點。后將講員口授及學生筆錄者編纂成卷,油印成冊,共印一一七本,學員每人一本。“作為成績品似的,無荒無怠,有始有終。獲此結果都是出於神。最奇者去年(一九三二)十二月一日開學,會所附近無水可取,惟門前有一荒井,其水臭不可飲。欲往河濱汲水,乃路為電網所阻,不能通行,心中焦急。憶及以色列人在曠野從磐石中流出水來,遂憑?信心禱求,將荒井挖開,不料水忽然清潔了,好象從前瑪拉之苦水變甜一樣。又去年自開學起,每日食米四斗四升,獨十二月卅一日禁食前几天,每日減少食米一斗几升,恰巧卅一日禁食,米也沒有了。因此越發增長教學員信心,終日勤勞,靡有止息。粗茶淡飯不以為苦,各人不見瘦,而反又覺肥胖了。好象當日但以理食素飲水面容丰美一樣。本年三月一日行畢業式按手祝福時,有看見四面光照的,有見白衣天使站在當中拍手掌的。這樣看來,神無時不在本會親自作工……。”
神學講習會結束之后,學員都由支部分別派往各地“為主工作”,據《卅年專刊》記載,其概況如下:
“黃以利亞率領三人靈恩布道:韓約書亞、譚召恩、曹時光;楊郇城,桃源牧養;廖西拉,漢壽牧養;李海秋,益陽助開靈恩會;李宣恩、孫樂恩石塘助開靈恩會;黃敵魔,洞陽市助開靈恩會;楊仁祥,長沙東鄉馬糞嘴;李天爵,白馬市牧養;蔣超求、萌明真牧養臨泚口(臨資口)各本會;劉紹光,草尾;蔡必得,牧養澧津(澧縣、津市)教會;張光耀,樟樹亭牧養;申榮光,安化東坪;汪馬利亞,安化各處;余得恩,益陽牧養;包學道,益陽牧養;王明光,徐家洲本會牧養;曹順恩,黃藤樹本會牧養;郭得義,賀家侖本會牧養;黃真道,聯絡益陽各本會,張非比、江盡美、曹羅以、高恩真同;王撒拉,湘潭本會牧養;劉羅得,衡山雷市牧養;王永生,漢口牧養;劉得全,劉家田牧養;黃志誠、龍愛主,南門本會;周屬真,東門本會;張求生、唐求真,潮宗門本會;劉守真、李親主,潮宗門本會;周安得烈,赴總部代議員會;向保全,特派益陽、常德、桃源、漢壽各本會整理教務;羅群羊,牧養長沙教會;劉正光,大橋鎮本會。”
按記載,這次神學會之后,學員都分派到湖南各地去幫助當地真會的工作,但几乎找不到他們去工作的情況記載。能找得的相關個人資料也不多。所知者有:
廖西拉。《卅年專刊》載,曾自撰一《傳道報告書》,報告了他在湖南省第一次神學講習會前后的傳道情況。
在一九三二年湖南支部第八次代表大會之后,奉支部差遣到益陽本會幫助召開靈恩大會五天。之后,赴筆架山湯家沖,幫助兩次教會,各開靈恩會四天。又到大橋鎮會同王永生、張重生兩人開成立教會、靈恩會四天,并請該鎮出示保護。后來又到小河口本會開靈恩會五天。再轉益陽總匯益陽所屬各真會;“聖靈工作”所收到的實際效果,這一點已由張重生作了報告。到十二月,省支部召回入神學講習會。畢業后又被差往漢壽縣牧養。當時,漢壽真會信徒非常冷淡,廖西拉“倚賴神力,大加激動,如挑火一般,比較稍旺”。遂在此開靈恩會四天。支部則派向保全執事前來幫助,收效很大。廖遂即向漢壽縣政府請求出示保護真會。同曾恩膏、陳恩誠、許西拿到百祿橋成立祈禱所、開靈恩會四天,“諸事順利,仰賴神恩大降,聖靈得收圓滿效果”。施洗三十三人,“受聖靈”一十九人,醫病二十二人,樂捐十六元。選負責人四名:財務劉文具、劉端正,庶務為陳茂堂,書記為袁志新。事務妥貼之后隨即返回省城,和漢壽真會一同上省支部匯報一切。
而黃以利亞率領韓約書亞、譚召恩、曹時光為靈恩布道隊,應為此次神學講習會之后派出的最為重要的工作隊,但未能找到這支工作隊工作的專門記載。而從現在能找到的記載來看,大約主要的是向湖北的宜昌發展,而不是在湖南。
《卅年專刊》載張恭枝撰“宜昌分會的沿革及其復員的經過”一文中指出,民國二十二年“函請湖南靈恩布道隊來宜創辦教會,其經旅各費悉由其(武?,見湖北真會發展概況。)負擔。記得在一個大傘高張的日子,黃隊長曙光率領了四個天將似的隊員浩蕩的來了宜昌,三天布道的號角……。”《四川省本會史略》也提到“民國廿二年,得總會許可成立了靈恩布道隊,由黃以利亞執事領導主持,更有王永生、韓約書亞、蔡彼得、湯志揚、劉恆望等十余人助理聖工,其最顯著的成績為宜昌、沙市、重慶各地。”而湖南支部一九三三年第二期神學講習會上,支部主任周安得烈執事致歡迎詞時曾提到前一年神學講習會之后“組織布道班,創設几處本會,又推進至鄂省宜昌……”;當湘支第二次神學講習會開始時,黃以利亞仍在宜昌而缺席。向保全執事代表湘支部全體致詞中也提到“加以布道班在宜昌工作很多,助理需人……”。綜合以上相關記載可知,湘支第一次神學講習會之后的靈恩布道隊(布道班)是得到總部允許、由湖北邀請而去的。其組成人員與第一次神學講習會的記載不同,一說黃以利亞(曙光)率四員大將,一說有十余人。究竟都有誰參加,目前已無法考定。
這次神學講習會之后,派往各地牧養的人物中,只廖西拉有詳細記載,其他人或毫無記載,或散見於各處,沒有集中介紹。
廖西拉的家庭情況,可以鮮明地說明一些宗教信仰在家庭當中如何延續,特介紹如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