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耶穌教會傳入四川

據《卅年專刊》,在抗日戰爭爆發的前夕,真耶穌教會由湖北宜昌傳到了四川。
一九三三年,得到總會的允許,由黃以利亞率領的湖南靈恩布道隊為宜昌、沙市傳播了真耶穌教會,已如前述。而真會在宜昌的發展,又使真會傳到了四川。
事情是這樣的。在民生公司輪船上工作的伍興海,在宜昌“蒙恩”,成了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布道隊就派湯志場同伍興海先期入川工作,然后黃曉光執事於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也入川主持工作,“靈工大振”。
首先“揀選”了重慶市第一任市長張必果的夫人,“蒙了醫治。於是李晉升等高級科員們也都紛紛受洗,非常神奇不斷顯現,遂建立本會。”
當時,最為興旺的是在廣安。不到一個月的光景,加入真會的大約有一百八十多人。但是,《卅年專刊》說“因四川幫會團結排外,誣告本會施洗祈禱為邪朮。縣長怕他們的勢力,又加上級政府沒有加以有效保護,未熟的果子被大風搖動落下去了。”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重慶有辛循光、鄒馬可、何馬利亞到上海參加了總部第四期神學會,“回去以后努力為主工作”。不過,詳情卻不得而知。
而重慶,由於市政府那一般人離開了重慶,又沒有買下地方,一些有力量的人不多。於是到抗戰爆發時,四川仍然只有重慶一處。
《卅年專刊》“本會傳至各省年次概況統計表”記四川:開創於一九三五年,由總部派遣的黃以利亞、吳(伍?)興海等首先在重慶、廣安傳播。情況為“振興而中斷”。
抗戰期間,真會始在四川正式傳播而興旺。而在這個歷史時期,《卅年專刊》於四川只見一九三五年八月,黃以利亞創建了重慶分會。
廣安的情況,在一九三七年召開的十次全大上,“四川廣安本會代表辛循光”作的個報告說是,在民國廿四年(一九三五)七月間,靈恩布道隊在重慶開靈恩會時,辛循光接到傳單遂前去聽道,當即受感受大水洗。遂請布道隊黃以利亞執事到廣安布道。十一月廿二日,黃以利亞到了廣安,租定南門外新生活二樓為布道所。“風聲所播,老會熱心份子均前來聽道,追求真理;又有外邦人求醫治疾病,如是有神跡奇事彰顯神之救恩,信者日多,不及五月,受洗一百八十六人。詎教會甫告成立,而魔鬼即乘虛蹈隙而來破壞,即藉天主教中人聳動政府出面干涉。謂大水洗有礙風化,且認本會有擾亂治安之嫌,勒令停止,不准布道。”几經交涉,不果。廣安,經此打擊,等於解體,只能寄希望於總部,設法恢復。
《卅年專刊》在四川真會史中關於廣安真會的夭折,說是“因四川幫會團結排外,誣告本會施洗祈禱為邪朮。縣長怕他們的勢力,又加上級政府沒有加以有效的保護,未熟的果子被大風搖動落下去了。”這個說法,與辛循光的報告大不相同。而於“政府往來文存”中又說是“遭當地劣紳誣告,被縣府封閉”。《卅年專刊》為追記者,誤。辛循光在十次全大上的報告見《聖靈報》十二期四~五期(一九三七年出版)。
廣安真會將情況上報總部,總部呈文內政部請求保護。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八月二十四日,內政部批轉咨四川省府文,謂“已援情咨請四川省政府查明保護矣!”文號:“禮廿一至廿六年八月廿四日發零零九四六號”。
不過,廣安真會《卅年專刊》說是“到現在(應為一九四七年)還沒有恢復呢!”
在這個歷史階段,四川建立的會所,《卅》只記有重慶分會,作一九三五年八月由黃以利亞創建,在重慶白市驛下街馮家院。《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則作一九三六年創建,負責人伍則榮。地址僅作四川重慶。
但《十》又記廣安於一九三六年建有一個祈禱所,在廣安三聖街。負責人辛循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