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一九三三年前之概況及山西支部

首先能找到的是山西的運城。運城,從其在山西的地理位置看在南部,但從能找到的記載來看,似乎并不隸屬於晉南支部。《卅年專刊》只記於民國十九年(一九三零)曹福田、馬梁鳳梧、李振芳、劉宗海等各方籌備,經種種困難,終於買到了會址。這一階段中“進者雖多,退后亦不少,有少數信徒堅守到底。”
據《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載,一九三一年,高大齡在南北合一大會上發言時說,當時山西的信徒約有七八百人。這時的數字或許是全山西省的統計數。
據《聖靈報》,一九三二年,第七次臨時全體大會(后改稱八大)召開,在會上,高大齡只作為“山西太原本會代表”報告。在報告中只提到自去年合一會議后,自己到北方巡視各會。本屆大會原定太原擬派六個代表前來,結果一個也未到,還不知是什么緣故。該處信徒人數尚待回去之后再作報告云云。几乎毫無實際內容。從高大齡的歷史、身份看,他應當代表并了解全山西的情況的。為什么只是“太原本會代表”且對具體情況又不甚了然,是很令人奇怪的。
據《卅年專刊》統計表,一九三三年建山西支會。又據《聖靈報》一九三六年十一卷六期所載“晉南支部改選負責人報告”,文稱“因支部負責三年期滿,應另行改選”。三年之前,亦在一九三三年。兩相參照,則山西省分成兩個支部最晚應在民國二十二年,公曆一九三三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