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晉南支部

《聖靈報》載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三日召集了“選舉會議”,選舉結果為:李俊華長老為會務負責、郭永生長老為財務負責、李生文長老為庶務負責。馬撒母耳為代議員。
支部又將所屬四十四處教會并祈禱所,划為八個區,各區選一負責人辦理區內各教會事務,以減支部之紛繁:東北區負責苗玉山先生、東南區藉名功執事、正西區郭秀聲先生、西南區負責郭相林先生、西北區負責張吉林先生、正南區負責劉振江執事、正北區負責郭清瑞執事、正中區負責張旆旌長老。這八個負責人中有几位是“先生”,大約沒有教會職務,不是長老,也不是執事,選的是一般信徒。又,一九三一年創建運城分會的曹福全,追隨了張巴拿巴,已見前述。但什么時間開始的、對山西造成什么影響,不詳。
當時,正是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前夕,中國共產黨在晉南農村的革命活動日益火爆,《聖靈報》稱“近因共黨竄擾晉南各縣,秩序混亂,教會亦受影響”。支部遂選派八人,分作四隊,下鄉看望各個教會。“又因四鄉聽聞本會有耶穌之權能,聖靈之恩賜,能醫病趕鬼,要求按手禱告者為數不少。為此又選八人,以便派往各鄉工作。”
《卅年專刊》又記載了第二次晉南支部大會。召開於四月,但沒有記載是在哪一年。據《聖靈報》十二期六號,在一九三七年。據《聖靈報》所載如下:
“晉南支部近訊
甲,第二次大會議事錄
1,地點:山西趙城本會支部
2,日期:四月六日起
3,出席代表:好義村張興隆 南石明劉宗明 候村申洪杰 后間村楊保子 北石明楊林標 東梁村王有娃 耿璧村苗玉山 互嶺平武振邦 趙城藉明功 崔家莊崔永祿 石止村王海云 樓村史興瑞 孫堡村李天俊 東義村焦洪如 高池村高竹林 北裕里楊泉 仇池村朱丙文 三教村楊正漢 韓候村李天命 曹家莊徐大成 漫地村宋長林 李村王希徵 許村任洪雄 申村郭文海 社樹垣張吉林 永樂村薛重生 登臨劉振江 小河村范鐘英 師莊村范作楫 稽村趙山城 楊高堡張學仁 安定村賈玉森。
4,出席支部負責:會務李俊花 庶務李生文 財務郭永生 代議員張旆旌;
5,列席者:總部傳道朱恩光 太原本會劉知章 議長:郭永生 書記張旆旌。
6,議案:
一、總部支部經費案
總部經常費全年三十元,支部經常費全年一百二十元。兩案合計一百伍拾元。由支部所屬各本會承認繳納。其支配分派方法,由石止村代表提議:按本會人數分配,耿璧村代表副議,經全體贊成通過。
二、支部建筑捐案
先將前次捐冊上所欠之捐款催繳,再由各本會靈胞竭力捐助。議決通過。
三、支部財產物品保管登記案
本支部以(?已)置買房產,其朱契上無支部名義者容易發生糾葛,此后宜備支部財產登記簿,將支部物品登記后,各代表署名蓋章,以便保存案。通過。
7,臨時提案:
財務股提議:各本會男女靈胞應於每年秋夏兩季努力捐款,使本會會務進行無阻案;
會務股提議:支部開辦神學講習會,造就傳道人才案;
晉南支部呈請總部轉呈中央政府備案及保護本會信徒不受當地村長脅迫迷信捐案;
晉省各本會,對於外來之傳道人,除持有總部、支部并各教會之介紹公函外,其余概不准接待案;
凡各本會聚會時,無本會正式公函請參加之男女信徒,概不接待案。
以上五案經全體議決通過。
8,改選代議員案:
代議員馬撒母耳出外,不能履職,由全體代表公選張旆旌長老為本支部代議員。
乙,新立執事報告:
新立男執事:稽村本會 劉憲章、劉選望;社樹垣祈禱所 張吉麟;康家坡村本會 武如德;耿璧村本會 苗玉山;好義村本會 張俊、張典;棗密村本會 劉五乙。
新立女執事:稽村本會 劉亞拿;韓保村本會 郭梅子;孫堡村本會 李慕道;師莊村本會 范月英。
丙,靈恩會志盛
敝支部於四月六日起開第二次支部大會及靈恩大會六天,蒙主祝福,又蒙總部差遣朱恩光執事先期駕臨,偕同太原本會劉知章長老幫助一切,詳細指導。故此次靈恩會秩序極為完善。大會中各種議案均蒙聖靈感動各代表,同心合意完滿解決,至感主恩。至於靈恩大會第一、二天到會靈胞不下六七百人。第三天開洗禮恩門,聚會人數增至八九百人,而受洗者竟有二百九十人之譜。受靈洗者亦有二百余人,蒙醫治者數十人。如此盛會,皆賴我主大恩,收圓滿效果。贊美耶穌,榮耀主名。”
《卅年專刊》所載,本抄自《聖靈報》,但錯誤甚多。
關於這一次晉南支部大會還有几點值得注意的。一是國民黨政府雖有約法規定宗教信仰自由,但基層一些不信神的官員們卻隨心所欲收取什么迷信捐。地方教會不得不通過總部向政府申請保護。類似這種受地方官或地方勢力脅迫個案,在真耶穌教會存在的几十年中曾發生過几起,但最后差不多都能得以正當處理。如前面已經說過的,一九二二年發生在湖北武漢的事件。其他還有,涉及到時,再行敘述。
再,這次支部大會名為晉南支部大會,從參加的代表人選來看,差不多都是最基層的教會組織的代表,這些村莊今天叫什么,手邊沒有資料,不可考。現在出版的地圖上及郵政編碼冊上也都找不到。是否都是晉南的村莊,不好斷言,只能說,應該是。還有一處非常重要的是,晉南重鎮的運城真會代表沒有參加大會。或許,在曹福全的影響下,追隨了張巴拿巴?然而從下面的敘述來看,運城仍有會所追隨上海總部。
第三,從臨時提案的第四第五提案來看,當時真會會眾數量必定相當的龐大以致於對外來之傳道人、聚會時之外來信徒要加以嚴格限制。這種限制除說明當時人數之多而外,也說明這些信徒們到處聯絡之風甚熾,造成相當的負擔,以致不得不對此進行限制。同時,當然也可以防止一些不逞之徒利用真會進行其他活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