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湖北支部

支部,是在南北合一之后,由總會改為支會的,但未能找到支部成立的資料,只能從第八卷第一期《聖靈報》載“湖北支部大會記錄”中知道成立於一九三二年,月分則只知在十二月之前的“數月”。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七日至九日,在武昌黃土坡真會召開了支部成立后的第一次支部大會。
到會者有:云夢黃渡溝代表賀會基;孝感李重新;漢口劉發光、官順全;黃土坡雷腓力、范亞倫、羅底波;文昌門盧榮昌、姜大貴、萬提多;烈士祠朱拿單;武勝門蔡福應、胡哥尼流、袁腓比;精武路江得泉;?口范學信、高春亭等九處教會代表二十三人。列席者有代議員余保羅(子芳)、會務負責袁彼得、財務負責姚雅歌。總部負責譚配得、魏以撒。
袁彼得開會詞道出了大會目的:“本支部成立雖已數月,各項工作因各會長執靈胞尚未十分聯絡,教政亦不統一,致未得盡量發展……同人等乃會商決定召集此次支部大會,共同討論……此后本會會務更能向外發展,傳遍湖北各縣各鎮……。”
袁彼得又以會務股負責人報告說:“自支部成立后,受水洗者百余人,立分會三處,禱告所二處,立執事四人。”
大會討論了財務、會務問題,并作出相應決議。并參照湖南支部細則章條擬定了湖北支部細則,計三章五十四條。并議決支部下屬各會每年擔任總部及支部經費的數目。
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第四次代議員會議召開,《聖靈報》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三期“第四次代議員會議紀要”載,余保羅(子芳)在會上報告說,當年湖北支部屬下的教會及祈禱所概況如下:武昌黃土坡真會四百余人、文昌門教會二十余人、烈士街(祠)教會四十余人、武勝門外教會壹百余人、愷字營祈禱所四十余人、云夢縣黃渡溝教會二十人、孝感北門外祈禱所九人、漢口長堤街教會二百余人、安定巷祈禱所二十余人、黃陂縣鄉上古寺祈禱所十七人。東篁店廣水鎮,廣水兩處教會,一處在東篁店共四十余人。黃岡淋山河祈禱所十人,漢口西滿路祈禱所卅余人。
其中“東篁店廣水鎮,廣水鎮兩處本會,一處在東篁店,共四十余人”一語,如果理解不差應為三處:廣水兩處,東篁店一處。則湖北支部下屬會所共計有十五處。
然而,余保羅的這個報告是不完全的。對照一九三二年湖北支部大會議決“本支部區內各本會每年擔任總部及支部經費數目應如何分配案”中的教會,有一些沒有提到,如:漢口觀音閣真會、漢口精武路真會、漢口?口真會等三處。則湖北支部所屬應有十九處會所。但這個數字是否是全部也很難說,因無絕對全面的根據。
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十月一日,湖北支部召開了第二次支部大會。地點在武昌黃土坡真會。消息載於第九卷第二期《聖靈報》。
出席代表有:黃土坡江得泉、劉方平;烈士街朱拿單、馬慕道;愷字營王思德、張明得;漢口觀音閣官順全、劉發光、范品高;漢安里曾發光、郭臣山;宜昌王永生;漢口精武路周郁庭;文昌門慮榮臣;漢口?口王勝霖、高春亭等十處會所的代表十六人;其中漢安里、宜昌教會是新出現於記載的。同前述會所統計相對照,出席的會所不足半數。因為,綜合前面所記,湖北支部所屬會所,至少已有二十一處。
列席人有會務負責袁彼得、財務負責姚雅歌、庶務負責劉立三(由姚善真代)。總部指導者為高大齡、魏以撒。
沒有代議員余保羅。
大會召開時,一九三三年湖北教會概況,會務股袁彼得報告說:“本年支部區域內添設宜昌暨學營教會各一處;受水洗約共二百余人;立長老者二人,立執事者四人。”關於“學營教會”,僅見於此。
而大會召開之目的,會務負責袁彼得致開幕詞說:“本年大會時期,恰在武漢各教會受魔鬼攪擾之后,還能團結一致,聚會討論會后進行方案……所以這次會議意義,比較重大;討論問題又多屬切要……”。因為此次會議重要,所以官順全提議,大會議長由總部魏以撒擔任。大家一致同意。什么樣的魔鬼?又如何攪擾呢?“議長提議:關於此次張殿舉來鄂攪擾,支部大會應如何應付案。議決:一致拒絕;并發言鄭重聲明。”那么,當為張巴拿巴到武漢活動之故。又據“宜昌教會代表王永生提議,漢口余子芳既革免其職,支部代議員應否改選案。議決:支部代議員一職,由支部會務負責兼代,俟明年三月再行正式改選。”則原代議員余保羅即余子芳;開革余子芳,應在一九三三年三月第四次代議員會議之后,十月第二次湖北支部大會之前。一九三四年六月由第八次臨大正式宣布革職。
在大會討論議案中,議長魏以撒提出“各本會對於承認總部及支部經常費應如何籌繳案。”然后又離開議長地位,“報告總部經濟困難情形”。因而,從記載內容看,這次大會討論的主要內容,還是財政方面的問題,許多代表都提出了各自本會財政經濟上的困難,但也都表示要支持總部。并議決了下半年支部預算數目,及各“本會”應該如何分擔的方案。
那么,這次大會實際上是在湖北同張巴拿巴斗爭的繼續,并加強湖北“各本會”同總部之間的關系。從整個大會的情況來看,張巴拿巴在湖北已經遭到了決定性的失敗。
此外,重要議決是舉辦神學會。
又由這次大會可知,宜昌真會是在支部二次大會之前建立的。
而到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上,確定湖北新立兩處教會為宜昌與宜都兩處;則宜都教會建立,當在湖北支部二大之后,八次臨大之前。
而“學營教會”八次臨大沒有提及,不知是何道理。記載之中,必有錯誤,惜筆者不詳。
一九三三年,支部要求國民黨政府加強對真耶穌教會的保護。為此,當時湖北省令公安局發布了“行字第五十二號”布告(見《卅年專刊》),其文如下:
“案奉湖北省政府民政廳久字第一九八三號訓令,內開‘案奉省政府建字第二一九七號訓令開:‘案據真耶穌教會湖北支部袁彼得呈稱:‘竊查本支部因派遣本會義務傳道士分赴本省各地傳道,於本年六月具呈鈞府懇予分令出示保護在案。祠奉批令候令民政廳通飭依法保護,等因奉此,自應謹遵。惟批奉日久,迄未奉民政廳暨武昌政府頒示保護,不知何故。刻本會教務進展,日臻普遍,雖由真道所播,萬民歡迎。然無知民眾、狡黠地痞不審本會宗旨及教義,雖不免本其固封之迷信觀念有意刁難,阻撓布道工作。謹再伸前請,伏祈鈞府俯准查案令飭民政廳轉行各縣,仍予出示保護,俾眾周知,以免誤會’等情。據此,查此案前據該袁彼得呈請到府,當經令飭通飭保護,并批示在卷。玆據前情,除批示准令民政廳出示保護外,合行令仰該廳即便遵照辦理,此令。’等因奉此,合行令仰該局長遵照出示保護為要,此令’。等因奉此,除飭屬保護外合行布告,仰省會商民人等一體遵照。對於該會派遣義務傳道士分赴各地布道時,勿得阻撓刁難為要。此布。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 日
局長 蔡孟堅 ”
由蔡孟堅此布可知,真耶穌教會在各地傳道活動中,受一般不信神的民眾的阻擋不少,而各級政府對保護真會亦多不經意,因而湖北支部一再要求省政府予以保護。
一九三四年,據袁彼得在八次臨大(后改稱為九大)上(六月二十二日召開)的報告,見《聖靈報》第九卷第六~七期“第八次臨時全體大會記錄”。湖北支部所屬教會十五處,祈禱所五處,計二十處。信徒約三千余人。今年一月至六月二日止,僅武昌五處教會,總共領洗二百一十人。
這一年九月卅日至十月二日,在武昌黃土坡真會又召開了湖北第三次支部大會。見於《聖靈報》第九卷第十期。一九三四年一年當中,接連召開了兩次支部大會。
出席代表有愷字營雷腓力;烈士街馬慕道、章得靈;四馬路周介珊;?口高春亭、王勝霖;斗牛巷范品高;龍家巷王永生;文昌門柳大衛;萬民街李義烈;富源里王彼得、李路得;黃土坡田麥良、羅大衛;還有一個楊明彰,未載是那個教會的。十處真會代表十五人。支部負責及代議員有:袁彼得、劉立三;傳道人劉基甸。總部負責魏以撒,特派員朱恩光。
朱恩光其時在湖北已經呆了三個月,應該已經深切了解湖北真會。在講話中說的是“間有辦事手續,不能盡皆合法,希望……以后均要恪遵本會規章及支部之細則進行。”但哪些地方不太合法,沒有恪遵規章及支部細則,沒有詳細說明,不詳。魏以撒則提出要在支部大會召開之前,反復向信徒們說明大會與信徒個人的關系,引起重視,才有完善之效果。
會務負責袁彼得沒有說明教會總的概況,只是說:“外縣有宜昌、宜都、棗陽、云夢四處,漢口有斗牛巷、富源里、龍家巷、萬民街四處;除斗牛巷、?口外,共有受洗者三百八十九人,蒙醫治者甚多,受靈恩者亦不少。”這個報告顯然只是總況的一小部份,而語意邏輯不清晰,能判斷的只是受洗的統計數字。值得注意的是,棗陽也有了教會。
這次大會,討論了會務各個方面,但無特別點值得注意者。
支部負責重新進行改選,袁彼得、劉立三、羅大衛為支部負責;姚雅歌當選為代議員。又有候補負責人。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五日,又召開了湖北支部第四次大會。大會紀錄載於第十卷第十期《聖靈報》。
代表有黃土坡范亞倫、柳大衛;文昌門謝有坤;望山門(自烈士街遷來)陳云亮、陶云亭;四馬路胡哥尼流;云夢程天爵;黃渡溝賀真光;漢口府西二路王彼得、陳玉田;愷字營劉康協、陳迦猷;斗牛巷官順全、周郁廷;龍家巷王永生、鄭叔良;?口(《聖靈報》有一處記載誤為“粳”口)華彼福、祁義田;棗陽周姊姊。各地教會代表十六人;總部魏以撒、譚配得列席;支部負責人袁彼得、羅大衛、姚善真(代)胡保羅、賀會基、劉基甸、高春亭等七人出席。
府西二路,并非新建,是從別處遷來,由何處而來不詳。有少數人鬧分裂,“頗為散漫”。但每晚聚會亦有三四十人,守安息者約五六十人。其他各地代表也匯報了各本會的概況。
大會重點討論的自然還是財政問題。代理財務姚善真、代理庶務羅大衛經選舉變為正式負責人。又選賀會基長老為代議員。
會后又開靈恩會三天,受水洗者八十七人,受靈洗者四十余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