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湖北各地的真耶穌教會

據《卅年專刊》所載,漢口狀況如下:先是關拉結執事從河南遷居於精武路,在一個茅棚中成立了一個聚會所。在這里“聽道受感”的葉路得女執事,又引導了鄭腓比、張蔭黃二位女執事。張蔭黃以為此處不便引上流人物入會,遂於民國十九年倡議開辦富源里真會。由此,又有劉基甸長老和張以斯帖、鄧和平等人提倡開辦橫堤教會;一九四七年為永寧巷真會。
富源里真會遷到府東二路以后,又分出后來的球場和?口真會。
但筆者據《聖靈報》所記,這個歷史階段,在漢口的會、所有觀音閣長堤街真會、安定巷祈禱所、西滿路祈禱所、建設路(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三月十三日建)、精武路真會、?口教會、斗牛巷教會(一九三三秋建立)、龍家巷教會(一九三四年秋建)、萬民街教會、富源里教會、公安街教會、積武路、府西二路教會、楚寶街教會、橫堤教會、黃孝河教會、進益村教會、球場教會。其中“積”武路只得一見,見湖北支部第二次大會記錄中,筆者疑為“精”武路之誤。各會建於何時多不可考,所知者寥寥。
又據《卅年專刊》到民國廿三年(一九三四),周馬利亞執事又請湖南的黃曙光、周安得烈、朱恩光等前往漢口開辦龍家巷真會,后為楚寶街真會。
漢口概況,一九三二年,七次臨大(后改稱八大)召開時,官順全作為漢口代表做了報告(見《聖靈報》一九三二年第七卷第四~七期),說當時漢口真會有信徒百余人,負責人為余保羅(余子芳),另有男女執事各三人。會堂在漢口觀音閣長堤街四百卅六號,租用的。民國十九年(一九三零)三次施洗,受洗卅一人。二十年(一九三一)又施洗三次,得卅七人。又在安定巷江明貴家中設一祈禱所。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春季靈恩會前后受洗十八人。
此時,余子芳尚未被開革,官順全所報告者,應該是當時漢口的總的情況。
在七大,“漢口代表提議(應該是官順全):本會合一實現,當先以武漢本會為溝通點,應如何進行聯合之辦法,請決定案。”當時作為武昌代表的魏以撒說:“武漢本會合一聯絡可由余與漢本會執事共同負責辦理。武昌本會蔡展華等應?其引罪罷職,以免敗壞本會及阻礙合一之進行,以促成本會整個合一之實現。”
由以上及前一歷史階段的記載可知,武漢真耶穌教會一直是分裂的。緊跟張殿舉者漢口有余子芳保羅,武昌有蔡展華。而一九三二年,漢口余子芳尚未發難,武昌蔡展華則已經釆取了動作,只是沒有找到更具體的記載,不知道更詳細的情況。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第一次湖北支部大會上由官順全提議,議決漢口各分會祈禱所,每逢安息均到觀音閣真會聚會。一九三三年三月,據余保羅在第四次代議員會上的報告,漢口長堤街(即觀音閣)真會有信徒二百余人、安定巷祈禱所二十余人,西滿路祈禱所卅余人。
一九三四年三月開靈恩會四天,“大收效果”。三月七日,余子芳在觀音閣非法召集大會,經總部高大齡出面,要武漢市政府下令制止。見前述。六月,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正式批准開革余子芳。
到一九三七年,漢口橫堤教會有百廿余人,球場教會五十余人,黃孝河有二百六十人。
這個階段的漢口真耶穌教會所知者如上。均見於《聖靈報》。
武昌
據《卅年專刊》,所知者如下:
武昌二馬路、文昌門、塘角街、保安門也相繼成立教會,“并且都有很大的神跡。更可寶貴的是他們的同心愛人與順服。”沒有具體時間,但列在一九三二年之前。
筆者據《聖靈報》,將能找到的資料整理如下:
一九三二年,在七次全體大會(后改稱八大)上,當時河南、武昌的代表魏以撒,說是有教會連祈禱所共有六處,受洗信徒有一千余人,長老三人,男女執事六七人,每次聚會一百二十余人,安息日四百余人,會堂自建。“過去靈工狀況很冷淡,近一年來大形振興,人數突增百余人之多。”
一九三三年,魏以撒在代議員會議閉幕后,由總部差往南京,然后又到了武昌;周安得烈、吳賢真也由南京到了武昌。四月十二日到十五日開靈恩大會。每天四次聚會,到會者約五百余人。當時武昌城內有五處教會。
一九三四年,一月至六月二日止,武昌五處教會,總共領洗二百一十人。
在這個階段,隸屬於武昌的會所,記載所見有:黃土坡教會、文昌門教會、烈士街教會、四馬路教會。武勝門教會、愷字營教會。
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議員會時,湖北代議員余保羅報告,黃土坡有四百余人、文昌門二十余人、烈士街四十余人、武勝門外壹百余人,愷字營又記為祈禱所,四十余人。云夢縣黃渡溝二十人、孝感北門外祈禱所九人、漢口長堤街二百余人、安定巷祈禱所二十余人、黃陂縣鄉上古寺祈禱所十七人、東篁店四十余人;廣水,無人數;黃岡淋山河祈禱所十人、漢口西灑路祈禱所卅余人。
關於愷字營,十月,湖北支部二大時,愷字營又是教會,而不是祈禱所。在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上,“愷字營本會代表陳迦猶”報告說:“本會於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十一月初二日成立。到現在,新舊信徒共有一百二十一人”,負責人王世德。據此,一九三二年就應為教會,而非祈禱所。余保羅在四次代議員會上所報有誤?
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時,黃土坡、文昌門、烈士街、四馬路四處教會,總人數約有三百名;安息日都在黃土坡教會聚會;領會者,四處輪流。
烈士街真會后遷望山門,一九三五年,聚會時有三四十人。
一九三七年,黃土坡教會,在三年之中受水洗者三百四十余人,望山門有百余人。
四馬路教會,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五日,召開湖北支部第四次大會時,四馬路教會代表胡歌尼流報告說:“本會已開辦三年”云云,則四馬路教會當建立於一九三二年。
值得注意的還有,在這個階段真耶穌教會又傳到了宜昌一帶。據《卅年專刊》所記,宜昌是川楚咽喉,鄂西重鎮。平時為貨物轉運中心,戰時則為糧草接濟之樞紐。人煙稠密,物阜民殷。據張恭枝的回憶,在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國民黨政府尚未開始禁煙之前,特稅為宜昌重要收入,設有特稅處。當時的負責人為真會周馬利亞的丈夫武?先生。他駐節宜昌,總“感屬靈生活之切要,同時見宜昌被黑暗捆綁之人民痛苦太深,毅然負起拯救之使命。”遂發函邀請湖南靈恩布道隊到宜昌來創辦教會。“其經旅各費悉由其負擔。記得在一個大傘高張的日子,黃隊長曙光率領了四個天將似的隊員,浩蕩的來了宜昌。三天布道的號角,喚醒了迷失路途的羔羊。路得會的教友如潮水般的涌入了臨時會堂。環城南路接受了真道,大有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之感。”當時由於房屋狹小,而不得不分批輪流聽道。“聖靈大降,如火如荼”。隨?歲月一天天過去,“蒙召”的人也一天一天的增加。外國牧師也接二連三地來糾纏、辯道、論道,“但每次總是戰勝有余的”。而當時最為緊迫的問題是房子不夠。於是在宜昌的云集路鳩工建造了西式會堂一座,曆時僅僅四個月。當“新堂獻主”時,加入的“靈胞”已經有一千人左右了。其中戒掉鴉片的大約有四分之一強,治病的約四分之一,其余的都慕道而來。“這末日的警告轟動了宜昌每一個角落”。由此,宜都、沙市、郝穴、茅坪、三鄉等地都先后設立了真會。宜昌的隆中路也設立了分會。更進而推展到四川的重慶、廣安。“正如雨后春筍一般,真道興旺大有一日千里之勢!”
到一九三七年十次全大召開之時,宜昌已經開辦分會五所,祈禱所三處;并由此而傳入四川。信徒大約有大人三百三十八人,小孩九十三人,每晚聚會百余人,安息日三百余人。從一九三三年建會到一九三七年共施洗十六次。
宜都,據《聖靈報》,一九三七年在十次全大上黃以利亞的報告,宜都真會建立於民國廿二年(一九三三)十二月“主之救恩臨到宜都而成立者”。先是由女信徒葉周氏到宜都親戚戈章甫處見證“神恩”,戈大受感動,遂商請布道隊到宜都來。布道隊遂派蔡必得、胡立齋前往,賃屋為布道所,經月余之久,才有“神跡奇事引人信主”。到次年(一九三四)正月開靈恩會,受洗者八十余人。由戈馬太主理,負責教會。一九三五年,建會堂,譚配得亦曾來指導,“但不知何故,為神不悅,將未成功之屋為巨風吹倒,落得半途而廢”。當然,這應該是自然災害。只得還在原地聚會。
郝穴真會,則建立於民國廿四年(一九三五)四月。正值大水為災,居民顛沛流離,影響教會甚巨,但傳道及教會職務人員努力掙扎,耐苦維持。到十月秋季靈恩會時,仍然冷落慘淡異常,几將倒閉。布道隊乃派秦明光來郝穴幫助,堅苦工作,始見起色,“此時神用能力使死人復活者二起,并有其他神跡奇事,從此教會蹶然振興”,教會又遷居寬屋。一九三七年時,每晚聚會有五十余人,安息日則較多。
沙市:
真會傳到沙市,是在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秋季。由宜昌布道隊傳來。王永生執事等人在沙市辛苦工作几個月,但男女合計不過十人。也租了間房子作祈禱所,由劉恆希執事負責。次年春,黃真光執事由四川返宜昌時,到沙市視察。奮力工作,“蒙主領導布道后”,男女人數逐漸增加到不下數十人,在克成路租房成立教會;派王永生執事牧養。
此外,見於記載的還有:
云夢黃渡溝真會。一九三一年建會,一九三三年,聚會人數約二十人。到一九三四年受洗信徒有五十二人。三月,建云夢縣真會,兩次施洗,信徒四十一人。
孝感縣,只知於一九三三年三月以前已有一祈禱所,在北門外胡家墩。
另外,見於記載的還有黃陂縣鄉上古寺祈禱所、廣水鎮有兩處教會、應山縣東篁店有一處教會、黃岡淋山河祈禱所、信陽州教會、台子畈教會、粳口教會等等。惜資料不多,不知其詳。
簰洲一帶,首先是由王發光女執事接蔡馬可、張樂意、許聖真等前去開辦。自當地名紳王真光全家接受以后,更加興旺。具體時間,據《真耶穌教會聖靈報》第一卷七~八期,在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
在這個階段中,前面曾經提到過的張蔭黃女執事於民國二十五年冬(一九三六)去世,時年三十六歲。
還有一位女執事值得一提。曾在武漢傳道八年之久,抗戰期間又到陝西各地傳道。
此女執事,姓楊,聖名真道,而其俗名卻已無人知曉。湖北孝感人。“幼而失養,及妍而嫁,未久即寡”。年青守寡,為其婆母送終,鄰人見機欲辱之,遂跳樓自殺,幸不死。名播遐邇。縣長頒節孝樓一座,以示崇敬。老會中之西人聞其名,多次邀荐,遂入協和醫院學護士。由於她有學問根底,做事又認真負責,畢業后在漢口協和醫院服務多年而不能它去。
一日,其弟偶染重疾,百醫罔效,乃請真會祈禱,“立竿見影,父神大得蒙耀。此其加入本會之始也。”
又一日,有一病人到武昌真會。恰巧當時教會無人,只有楊真道。她就為其按手,不曾想病人大聲叫道:“你的手有火嗎?怎么會全身都熱呢?”病人立即痊愈。楊女士遂從此改名為“真道”,并不再從事以醫藥救人的職業而專門以祈禱傳道為事。
在這個歷史階段中,據《卅年專刊》統計表,在湖北新建的分、區會有:一九三二年六月,蔡福應等創積玉橋區會。一九三五年七月,周馬利亞創楚寶街分會、劉基甸等創永寧巷區會。一九三七年二月,魏以撒等創黃孝河區會。一九三六年八月,張賢廷創球場區會。一九三二年八月,范品高創漢水街區會。一九三四年五月,王義挺創棗陽分會。一九三二年十一月,賀會基等創云夢分會。一九三五年二月,王發光等創簰洲區會。一九三六年三月,靈恩布道隊創沙市分會。一九三五年二月,戴義民等創郝穴區會。一九三二年九月,黃曙光等創宜昌分會。一九三四年七月,戈馬太創宜都分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