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河南支部舉辦第二次神學講習會及支部第二次大會

河南支會舉辦的第二次神學講習會。按《卅年專刊》的記載,河南共舉行過三次由支部舉辦的神學會。第一次在一九二九年冬,名為“天國學院”;當時無支部之名,在河南總會時期。第二次、第三次都已是在“河南支部”的時期了;南北合一之后總會改稱支部,已如前述。關於第二次的年代,《卅年專刊》的記載有兩個不同的時間,一為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一為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卅年專刊》又刊載了一期標為民國二十二年七月二日開學的神學講習班的公函及報告。地點設在上蔡縣西大街。
關於第二次,《卅年專刊》在關於河南省神學“史略”中的記載如下:
“第二次是在民國二十四年,也在冬季。是徵集現在工作人員受訓的神學,不足三十人。功課與天國學院的高級課相同。時間為兩個月。名稱是神學講習會。他們的膳費都是由自己擔任,或是個人的工作地供給。”這一段記載,據前考以及下文看,有三點值得注意:不在民國二十四年,應為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不在冬季,應在夏天;不是兩個月,而只是一個月。
再看看有關這次神學訓練的公函及報告,其中還有一些地方與《卅年專刊·河南省本會史略》不同。
河南支部神學講習班公函:
“哈利路亞奉
主耶穌大名函達各本會長執靈胞們公鑒,啟者末期已至,大災漸來。拯救世界必需真道。但要明白真道,自當受番訓練。支部有見及此,乃商妥魏以撒長老開神學講習班一個月。凡有志傳道者,不論長執靈胞均可加入,勿失良機是禱,願
父神特別祝福,哈利路亞!阿們!
真耶穌教會河南支部啟
支部主任王宜真
附 神學講習班簡章
一、學址 上蔡縣西大街。二、報名 自六月二十日起到開學止。三、開課 七月一日至八月一日。四、資格 立志傳道;粗通文字;性別不限。五、費用 飯費自備;住室由支部預備。六、限制 入學學員必須遵守本班一切規則,不得任意退學,其規則另定之。
河南支部謹訂
支部主任王宜真”
以上標點符號為原文所無,筆者所加;簡章標點有所改動。講習班結束后又有一個報告,是對講習班做的總結。
“河南支部神學講習班報告”。這個報告又見於《聖靈報》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九期的報導。報告由吳芳聲所作。下據《聖靈報》所載介紹:
“一、緣起 河南靈工浩大而開創與建設之人才過少,故經支部負責議決開設神學講習班;
二、開學 七月二日;
三、講員 魏以撒長老、吳賢真長老;
四、功課:
靈恩要道;講解創世紀、但以理二全本;開創與建設教會之要道;講解規章細則及本會組織系統圖表。
五、課程并講員之分配(從略)。
六、學員姓名列左
張慕道 楊道全 尹維新 葉穌民 吳得時 李潤聲 張安得烈 吳元坤 王路加 於達太 吳米利暗 王雅各 牛唯俠 田昔芳 薛底坡拉 張書堂 扈伯榮 王提多 張馬大 韓再生 吳腓力 高家修 夏德恆 路天梯 李玉潔
旁聽員
吳賢真 吳芳聲 陳明真 臧國賢 高子昂 肖錫元 張愛貞
七、經濟:捐助之款除開銷外,尚虧二十余元,由支部補給之。
八、畢學 於八月二日上午十時行閉課典禮。一一請求抹油祝福,都被聖靈充滿。眾學員多立美志報答神恩。魏以撒長老給最末后之功課一頁講專愛教會,就完全了神的愛,哈利路亞!”
《卅年專刊》又有:
“九、學員之志願書:
長期,自國曆年月日至年月日止志願書
立志願書者,因主耶穌的愛激動了我,乃祈禱立志學道傳道,期作救靈之工人,聽河南支部的差遣,速速完成救世之本分,阿們!哈利路亞!立志者、介紹者。中華民國廿二年月日。短期,自國曆年月日起至年月日止。”
《卅年專刊》所載,顯然要比《聖靈報》的內容丰富。多了前面的“河南支部神學講習班公函”和后面的“學員志願書”。疑所據為魏以撒自己保存的資料。
與“史略”之異同:人員不是三十人,只有二十五人;所開課程“史略”說同天國學院的高級課程,而天國學院高級功課有聚會學、講道學、牧會學、組織學及聖經各卷大意、預言、預表、神跡與靈學。而據“報告”所說雖有相同部分,如“開創與建設教會之要道”,其它則頗有出入。
這些學員畢業之后都服從支部調遣,填寫了志願書。但他們自此之后的去向、工作、狀況,均無專門記載。稍為知道一點情況的有如下數人:
張慕道。只知活動在信陽。說是張巴拿巴的“余根”,在一九四七年時還略有活動,不過已經大勢已去,漸漸枯干,“只有張慕道三五人尚在掙扎中”,似乎是張巴拿巴在信陽最后的“余根”。張石頭《真會史》說他參加過張巴拿巴於一九三四年在漢口及一九三六年在南京舉行的兩次全國大會。被譽為與張巴拿巴“同艱共苦,矢志不移的眾長執”之一。
張安得烈。是河南總會改支部之后的支部負責,一九四二年創楊河祈禱所。
吳元坤,后為無量寺區會負責人。
王路加,河南支會負責人之一,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后改稱為九大),河南代表之一,一九四二年創蔡興寨區會。
吳米利暗,一九四七年十一大河南代表。
王雅各。一九四二年創馮亮莊區會,一九四四年創魏堂區會。
牛唯俠。即牛美靈,牛子音之女,魏以撒之妻。抗戰期間,武漢真會遷寶雞時,任小學校長。總會遷重慶,曾任總會書記。
扈伯榮。一九三五年創劉宅區會。
旁聽員中,吳賢真為河南總會之監督、支部負責人。在河南真會發展過程中曾起過很大作用。但無專門介紹文章。一九二九年,曾撰《使徒魏保羅傳》;所據資料大約應為魏以撒所提供者。
臧國賢。一九二七年曾創代莊區會。
從以上所知情況看,除張慕道而外,都是真會之骨干分子。
王靈泉教士。這是一個在一九三五年才加入真會的人士,但很快成為真會的骨干分子。一九四六年死於車禍。《卅年專刊》為其撰傳記一篇。因其主要事跡在這個階段,故附於此。
河南上蔡縣北二十五里扁擔王村人。務農,“公正廉明,為一方所器重。”數任地方保甲長,“天性聰明,善於歌唱,且有講道之恩賜,四圍之衛星會皆爭請之,教士之名由是傳聞遠近焉。聖俗不能并立,忠孝豈易兩全,彼之肉體已為公務所纏,但內心復為聖工?急,更以家貧擔重,以至不能作所欲作者,靈肉大起戰爭,乃得重病焉。出天花轉入傷寒,三十余日之久,醫既罔效,禱亦不靈,奄奄一息,家人只得為其預備壽衣棺木矣。
王教士氣斷以后,家人為其捶胸,教會為其痛禱之時,忽然趙哈拿姊妹被聖靈充滿,將室內諸人驅而出之,閉戶關門,如以利沙復活婺婦之子然。口對口,手對手,伏在死人尸上,噓氣祈禱。不十分鐘,果然身熱目開。趙哈拿下地開門時靈泉已會坐起,活活交於其家人。
趙哈拿乃王文升之妻,若非聖靈啟示誰肯行此,藥力又焉能有如此其速乎。此大神跡乃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事也。在其家人感恩、教會贊美之下,王教士乃立志辭脫一切俗務,專心以傳道為職志,被立為教士之聖職,在河南支會中實為有數工人之一也。
教士心性和平,從不與人爭執口角,善於教導,尤有誨人不倦之作風,故所牧之會無不興旺者,老幼皆願與之交往也。
熟於聖經,更長於辯道之口才,神跡跟隨,大有開創教會之能力。
周復禮牧師乃河南內地會中全省第一名被選之牧師也。甯廣厚乃聖公會(一說信義會)三次神學畢業之名教士也,一經與靈泉教士辯道皆得誠悅而心服,今日河南支會之所在地漯河本會即其開發之成績也(一九三六)。方城一帶乃自立會云集之所,教士一到風行草偃,如刈秋禾,紛紛歸真。
教士在豫支會雖有如此輝煌之果實而毫無自矜驕傲之心行,甘受支會之調遣,尤為難能而可貴者。”
河南支部第二次大會
上述神學講習班結束於八月二日上午,據《聖靈報》第八卷第十一~十二期“河南支部第二次大會簡報”,當日就召開了河南支部第二次大會,到八月五日結束,曆時三天。宗旨為進行會務。每日聚會四次,議長為吳賢真,議決案十六件。議案另行印刷,惜未找到報告之印刷品。前任三負責懇切辭職,乃改選吳賢真、吳得時、吳芳聲等擔任各項各務。
這次代表大會,魏以撒在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上的報告中也曾提到。說是在“八月一日(一日當誤,應為二日),助開豫支部大會”。沒有提到大會內容,而是強調了在“大會末一天,切實地提倡總部建筑開捐之辦法……盡力認捐,計約四百余元”。一九三四年四月五日,又到河南,“分派豫支部長老,分為五區五路,催促總部建筑捐款”。當時土匪橫行、累年飢荒的河南,不知是否能夠負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