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上蔡“神跡”及抗戰前夕河南省概況

一九三六年,在上蔡東邊的楊集,《卅年專刊》記載了一件神跡奇事,說是“天使剖腹生男孩”。大意說是,有一位婦女,結婚十九年,沒有生育,經常受其丈夫的氣。一九三六年,“有一位長老”(很可能就是魏以撒,《卅年專刊》在有關河南的記載中,多用這個口吻記述魏以撒,見前證)在河南上蔡縣東邊的楊集召集了一個規模較大的靈恩會。在計划要閉會的前一天,“聖靈啟示要提早施洗散會,因為大雨快下了,多日不晴。許多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施了洗就散會了。”魏以撒、王路加還有一位弟兄就動身回上蔡。途中遇見一位婦女,一見就問:“不是明天才閉會么?我是為受洗而來的,又趕不上嗎?”一行人告訴他為什么要早散會,就一齊上她家去。正行進中,忽然風雨交加,布傘也壞了,雨水如注,在低窪之處水深沒腰,魏以撒一見就說:“現在可給你施洗了,也免得換衣服了。”於是給她起名“路得”,意思是在路上得的這個姊妹。她信主是很熱心的。有一次,她病了,其夫不但不服事她,還譏誚他說:“(這回)可用?你的主給你治了,我是不管你的”。過了几天,她的丈夫也病了。由於她們住村外,鄰里都不知道。
“有一天下午,路得忽然看見兩個穿白衣的女人--象是天使--進來,手中還提個箱子。其中一位說:‘她的病太重了,非開膛不可’。”於是另外一個就按住頭腳,把她肚子開了膛,“取出來一大塊病”。開膛時,路得自己都聽見響聲了。“天使臨走時說:‘還得開一次膛就除根了’。路得把這白天所見的異象告訴給她的丈夫,她丈夫不信。”又過了兩天,路得見那兩位天使又來了。“又開膛,又取出一大塊病來,把肚子縫好了。天使說:‘這回就可以生小孩兒了’。”路得又告訴她丈夫,她丈夫當然還是不信。過了一年,路得已經四十多歲,果然生了一個男孩。
后來,一九四二年,魏以撒又到河南作工時,路得就用獨輪車推?小孩兒,帶?干糧到處作見證,這是“天使開刀醫好的胖大靈孩兒”,“許多人增加了千萬倍的信心,知道昔在今在不改變的主,直到今天還是在我們中間呢,仍在大聲應許?說:‘你們尋找就必尋見,祈求就給你們成就,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全’,‘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阿們,哈利路亞!”
到一九三七年,據吳賢真在第十次全體代表大會(見《聖靈報》上的報告。當時河南支部所屬教會有四十五處。近三年中,新設四處教會、七處祈禱所。全省受水洗者二千左右、受靈洗約一千五六百人、治病一千二三百人。捐款收支在一千元以上。按立長老三人、停職三人。執事停職五人。
在這個歷史階段,河南省新建的支、分、區會教會機搆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有:一九三六年十月,王靈泉創漯河分會。一九二七年,臧國賢創代莊區會。一九三二年正月,姬義方創姬堂區會。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張撒拉創顧廟區會。一九三六年五月,張云鵬創閻樓區會。一九三七年五月,葉惠仁創北舞渡區會。一九三六年二月王建成創周家口區會。一九三六年三月,徐拉結創蔡莊區會。一九三五年九月,扈伯榮創劉宅區會。一九三一年十月,孫忠厚創開封分會。一九三四年七月,寇伯基拉創潘崗區會。一九三二年二月,熊昆山創熊橋區會。一九三二年九月,吳賢真創格子李區會。一九三六年八月,吳賢真創李莊砦區會。一九三二年十月,王路加創蔡興寨區會。一九三三年十月,李清仁創岳莊區會。一九三六年十月,吳賢真創宋莊區會。一九三五年九月,萬拉結創汝南分會。一九三三年三月,張約伯創大張莊區會。一九三一年二月,吳賢真創楊集區會。一九三二年十月,林會友創毛樓區會。一九三六年十月,張瑞典創鴿子樓區會。一九三七年二月,蕭瑞田創蕭莊區會。一九三三年十月,高槃根創薛樓區會。一九三二年十一月,梁孫民創聶堆區會。
祈禱所則有一九三二年三月張安得烈創楊河祈禱所。一九三五年五月,張約伯創陳樓祈禱所。
就北方而言,河南仍然是發展最為迅速的一個省份。而魏以撒的主要活動、影響最多最大的地點,就是河南。
以上,在這個歷史階段,河南真耶穌教會的發展可以說是非常迅猛的。由於筆者手中的《真耶穌教會總十周年紀念專刊》殘缺不全,缺頁。只找到開封和信陽兩個祈禱所:開封,一九三四年創建,在開封南門外,一九三七年負責人孫太太。信陽,一九三五年創建,一九三七年負責人孫忠厚,在河南信陽大馬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