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支部遷漯河車站

真會傳到漯河,據《卅年專刊》所載,首先是王靈泉教士所作之工。王靈泉於一九三五年“蒙恩”而立志傳道,被立為教士。初到漯河時,只有陳得恩女執事接待。“聖靈動工,就感動河南內地會第一流牧師周多禮加入本會,信義會教師甯廣厚與甯寶山先生先后更正了。
當時魏以撒正在河南,聽見這個消息就帶領一大隊人到漯河去,趁機開創建立起來。借了兩間矮得不能伸腰的避難之草屋聚會。但“聖靈大降,每日作工”,受水靈洗的計三十六人。施洗的時候正是三九天,北風吹的山響,旁觀的人如山似海不可勝數。這感動了一位大善士,名張安良。
次日,他托人請魏以撒等人吃飯。在吃飯的時候他說,你們看這位長老頭上有兩道五尺高的金光。於是又述說請他們吃飯的動機,就是因為昨天他兒子在施洗的河邊看見這位長老在河里頭上冒有丈多高的白光,知道是一位不平常的得道之人。因此,我們爺倆商議,願把我的一所大宅子賤賣給你們,好不好?魏以撒說,我們是開靈恩會來的,沒有預備這項款。張先生說,我特別賤點兒。從前田老太給過四千元沒賣給他,現在只算二千元,我看見周(復禮)牧師等的面子,再捐上三百元,才一千七百元還不行嗎?魏以撒說不行,因為買房產是要現款的,本會力量不夠,必須籌備再說。張先生說,不怕,你們寫了契約以后只許你們送,不許我來要行不行?魏以撒說,那還說甚么呢?這再也不能推辭您的好意了。那末明天就請勘丈員來量吧!張先生立時歡迎承諾了。當時在坐的人當然是興高釆烈了!
第二天花了三元錢辦了一桌宴席,請勘丈員量地。那塊地在漯河車站寨內,戲樓西街,坐東向西的大車門,計二畝多,約一百七十方,周圍都是房屋,中腰有五間大客廳,分成了一畝的兩大院落。在丈完了地,坐席的時候張安良說:“我昨晚為慎重起見特去扶乩。先有呂祖降乩,我問說魏以撒是個怎樣的人,在沙槃上寫出是當今之活菩薩也。又得耶穌降乩,寫道第一真門徒也。於是我更決心把這片房子捐賣給你們了。”
其實,張安良另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自建房到賣給真會,已經十五年了,而這十五年中都作了兵營。此去彼來,缺門少窗屋漏,還得要他無條件的修理、添置;等臨去時又拆了門窗燒火。再來還得添置。賣沒人敢要;租,沒人敢進。真會搬進去以后,軍隊也去過多少次。王雅各長老曾被拘送下監很久,牛西拉長老還被擊數槍,一彈從小腹直穿過,醫治好久才好。假若不是真會買的話,他根本無法租賣,也無法住用。
當時魏以撒把家送的五十元路費捐上了,先付了一點房價。張安良先生也沒有要,完全送給窮人院里去了。
《卅年專刊》說“這是一件父神彰顯的非常神跡,直到今日本會與內地會、安息日的省會機搆并列一地,統屬四圍各分區會所,完全是聖靈親自動工,沒有人的一點力量,阿們!”
這個記載反映了不少方面的問題。首先,可以看到國民黨軍隊的霸道擾民,這不用多說。真耶穌教會為維護自己的利益作了相當堅決的斗爭。從記載看,非常激烈,到了軍隊不惜開槍傷人的地步。只是不知道最后是如何取勝的。從記載看,真會似乎也聯合了其他教會。當然,這是從真會、內地會、安息日會的省會機搆“并列”而作的推測。
王靈泉創立漯河分會在一九三六年,支部遷此也應在這個時間。
據《聖靈報》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四日起召開“豫省第五次支部大會三天”。但未能找到詳細記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