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馬來半島的真耶穌教會

星加坡,在這個階段沒有找到具體的記載。
怡保 《卅年專刊》載有《怡保會史》一文,有月日,但無年份。這篇“會史”是當時情況的匯報。而由於未署年月日,是什么時間的匯報也無從判斷。從文中內容推斷,當在一九三三年吳英福之女吳志清“為義被刺”去世之后,或者就在一九三三年。這篇“會史”稱“怡會數載內雖……”云云,既如此,到一九三三年為止,怡保真會應當已經建立好几年了。這是《卅年專刊》“怡保會史”中唯一的一篇“會史”文章,照錄於此:
“再者讀前期《聖靈報》見證欄‘臨難不忘為主’一文,玆繕數語,以補前說。查吳女士被刺之原因,乃為部下服役之吉靈人,惰荒工作,雖經良言勸告,仍怙惡不悛。吳女士乃將此情報於院長。院長調查屬實,降他一級,一月后免職。此野蠻之印人得此訊息,心懷仇恨,竟欲報復。竟於一九三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乘機持刀刺殺吳女士。吳女士於氣息奄奄間仍高誦靈歌,榮歸主名,力勸該院中西人同事當信服救主,及本會同靈努力為主工作,以得永生之賜。但會眾以此忠良公義虔敬之執事竟遭此變,於哀痛之余,信心有動搖之勢。后得聖經啟迪,乃知主召吳執事回家,蓋欲免此惡濁塵世之煩擾與管轄。執事身受刀傷流血而死,與約書亞之中箭而亡毫無差異。約書亞者真神心愛者也,吳執事亦如是。追悼約書亞者無數,吾儕執事長眠后四方無不嗟嘆。送殯者除本會外,各宗教人士亦皆云集臨弔。事后中英各日報,均極為贊美吳執事之為人。此舉實榮歸主名也。”《卅年專刊》中的這一段記載,實錄自《聖靈報》第八卷第九期第十九頁《會聞匯報》一欄中吳英富執事的來函,一字不差。
文中之吳女士,據《卅年專刊·真耶穌教會各地已睡(去世)聖徒大事統計表》,當為吳志清無疑。《表》云:性別,女;籍貫,南洋;真會執事,供職於某醫院。在真會工作十余年,為義被刺。抱獨身主義工作。”前文謂吳女士被刺在一九三三年,此處又說“為主工作十余年”,則吳志清入真會當在一九二三年前事。果然如此,吳志清入真會當在國內而不是在南洋。因據前文,真會傳入南洋最早在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或在十五年(一九二六)。
又,《卅年專刊》又刊載了一篇為紀念吳志清的行述,題為《吳志清執事行述》。撰於何年月日、作者為誰、曾發表於何處均無記載,或為《卅年專刊》特地撰寫的?其文曰:
“南洋怡保本會吳志清(原稿誤為清真)執事,即吳英富執事長女也。供職某醫院多年。勤於任務,甚為該院長所器重。不料竟以此被戕,良堪浩嘆!查其被刺之原因,乃為該院中之一二吉靈人嫉妒良而發生。吳執事雖身傷數十刀,但尚能言被刺之經過與政府登記事。又能唱靈歌、祈禱、吟詩、講道,一如平時。力勸該院中西人當信耶穌及怡會同靈兄姊盡力為主工作,以得天國之賞。慰其父母,更當殷勤事主,堅持到底,勿以她肉體之敗壞而傷心也。以上皆被刺后一兩點鐘之情況。嗣后向院中同事及同靈辭別,并大呼主收回靈魂。吳執事遂從此長眠矣。憶吳執事入本會已十年余玆,抱定獨身主義為主工作。曾到吉隆坡……等處布道,且極力資助各本會。今雖殞其生,但臨死不忘為主之虔誠,實堪為信道者之模范。故記者於感痛之余,猶樂為之作證也。”
吳志清之死,只是《聖靈報》中的《臨難不忘為主》一文現在未能找到。據吳英富的來函,應當刊登在《聖靈報》的第八卷第八期。
她死后,宗教各界的悼念,一為她的工作態度,二來也是紀念她“臨難不忘為主”。在怡保會史一文中還談到她罹難之后,一些會眾“信心有動搖之勢”,后乃知“主召吳執事回家,蓋欲免此惡濁塵世之煩擾與管轄”。看破紅塵,視一切皆為苦,死亡為上帝召去升天而解脫。至於文中提到的約書亞中箭而亡的比喻,不知所據為何,因為在《聖經》中沒有找到。《約書亞記》記摩西的助手約書亞并非中箭而亡。
一九三三年,《聖靈報》第八卷第九期《會聞匯報》一欄,報告了吳英富的來函。函中報告了怡保真耶穌教會的會況,謂:“怡會數載內雖受假兄弟擾亂,查仍照常興旺。今春以來,每月領洗者接踵而至。最近歸於本會者多為精通英文之少年。每安息聚會除為牽累於工作不能分身者外,約有二三百人,晚間研究聖經者多則及百,少亦有四五十人。”
此外,關於怡保,就只知道一九三四年為總部第二期建筑捐、一九三七年為總部分擔經常費捐款了。
在這個歷史階段,據《卅年專刊》統計表在馬來亞新建的分、區會有:一九三一年建錫米山區會和半山吧分會。一九三二年建六條半石區會。
在馬來半島上目前所知真會還有檳城真會,但只知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上批准立洪多馬為長老。同時還有馬乃奕祈禱所的鄺彼得立為執事。但馬乃奕祈禱所是否在馬來半島,不詳。
吉隆坡真會: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議員會上,會務系張撒迦報告吉隆坡新增加了六條半石真會,并立范開生為執事。
《聖靈報》六卷十期記吉隆坡有男子一人,魏觀明,男,二十七歲,患“危毒”症,不思飲食,於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八日,經黃陳田禱告,“蒙恩”而愈,完全好了。
實非遠真會(實弔遠?),只知在一九三七年曾為總會捐款。
煤炭山真會:據《聖靈報》第八卷第三期,一九三二年年末,曾開靈恩會三天,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到會人約七十余人,每日早午晚三次聚會。廿五日早會,由黃以利亞長老講各公會都要到真會來求聖靈,午會由陳西番雅長老講聖靈為得救的憑據,晚會由陳彼得執事講飢渴慕義者可得飽足之道。廿六日,早會由林提多執事講信心要道;午會由陳馬太講末日情況;晚會由陳雅比斯長老講真神設立真會“救贖我們使住自己地方”。廿七日,早會由范腓利門執事講真會滿有聖靈恩賜;午會由嚴恩明講真神的愛;晚會由張約翰講儆醒禱告切求聖靈。三天中,新受靈感者八人。其中有一位老婦人,五年前就已入會,但“愛慕世界太過”,很少來聚會。今年十月,忽患爛腳,百藥罔醫,只得悔過求醫。到大會時還有少許創瘡。“按手時,只說哈利路亞感謝耶穌,忽然聖靈感動他大笑起來,甚至每逢聚會必大笑。霎時創瘡乾小,有力健行。”又有一從新街場來的七十三歲老婦,“來時背駝又痛,回去則背直自如”。
一九三四年獻堂。
半山吧真會:據《聖靈報》新街場七條半石祈禱所,一九三二年曾為總部捐款五元七角九。第八卷第八期載《半山巴本會傳道記》,一九三三年黃以利亞、陳西番雅兩位長老到各處巡視,六月十三日到了新街場蒲種地方,為葉國英治已患十年的麻瘋症。二長老一看“乃知久癬成瘋。二長老對他說耶穌無所不能,天地萬物人類是由他造的,只要信不藥可愈。我奉耶穌名吩咐你丟去菩薩,可願意否?”國英願意,奉名而行。十七日受洗。受洗按手后,“傷處痛止,伸縮自如”。二十四日,一個安息日的晚上,夢見一棵生命樹,天上來人說此樹結十二種果,每月都有,樹葉醫治萬病。摘葉與果查看,“登時覺得屈指直伸不痛。面上麻瘋好了,十分歡喜,感謝耶穌,就醒了。果然手指直伸,面上好多了。風聲所播,三十號又施洗七人。……蒲種共有七家,大小共二十一人了。有請設立祈禱所者……。”
錫米的真會:一九三二年七次臨大(后改稱八大)確認立張約翰為執事。當年為總部捐洋二十一元七角五分七。第八卷第八期《聖靈報》載,一九三三年二月,錫米的真會長執會議,請半山吧真會派人幫助傳道。結果由陳西番雅長老及嚴必通二人前來。宣傳三日沒有什么效果。但“誰知真神使一位女靈胞丘門張嬌姐亦在離本會三英里之吉?環老港地方作見證,引導一家五人來歸主”。於是請傳道人前去講道,惜乎下文不詳。
九月六日,總部接到陳西番雅長老的信函,報告錫米山真會晚聚會有三四十人,安息日五六十人,每逢聖餐聚會則有六七十人。議決明年正月初四至初六開會三天。
萬撓埠祈禱所:《聖靈報》第八卷第九期載,總部接到九月六日陳西番雅來函,說是已有四五十人聚會,安息日五六十人。議決自建會堂。議定本月卅日起至初三午開三天靈恩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