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閩南支部

一、就目前所知,最早的支部大會是民國廿一年(一九三二)十二月十三日起至十八日的“閩南支部大會并靈恩會”。在莆田城內倉邊巷真會剛剛建成尚未竣工之新會堂召開。《聖靈報》第八卷第二期的《消息》報導中記載了這次大會的概況。“閩南支部之范圍,系福清、莆田、仙游三縣。”并詳細列舉了支部所屬之教會和祈禱所。具體情況如下:
福清縣屬各教會及祈禱所
教會有:福清城內、漁溪、南灣、塔山、山斗、薛港、東鄭、虎邱、東營、小麥嶼、東山、莆頭、下樓、橋尾。十四處。
祈禱所有:上逕、東張、路廈、江鏡、東壁、爐下、東湖、后耀、下石、張厝、后陳、沙塘、尋頭、何厝。也有十四處。
莆田縣屬教會及祈禱所
教會:莆城倉邊巷、江東、黃石、東山、遮浪、后周、西窩、東灣、笏石、沖沁、埭頭、劉厝、澄港、髻杯、北高、黃瓜、下嶼、后洋、湖尾、涵江、塘頭,后郭、郊上。計二十三處。
祈禱所:梧塘、西園、東花、埕頭、東窩、張厝寨、前問、梁厝、魏厝、下鄭、林宅、下坡、瀨宅、石庭、下柯、嶺兜、山下、鳳跡、東源。十九處。
南日島教會及祈禱所
教會:官澳城、白沙洋。兩處。
祈禱所:西戶、東戶、霞橋、西?、后瀾、浮注、卒子兜。七處。
仙游縣屬教會及祈禱所
教會:仙游城內、土寨、鐘洋、大壩村、楓亭、后埔、杉尾。七處。
祈禱所:后蕭、前山、塔山村。
以上共計教會四十六處,祈禱所四十三處。“尚有廈門、漳州各本會及祈禱所未登記在內。”如果廈門、漳州也隸屬於閩南支部,則閩南支部所轄之教會則不僅限於福清、仙游、莆田三處。這次大會制定的閩南支部細則第四條規定:“本支部由福建之福清、莆田、仙游及閩南未設立支部之各縣本會組織之”。則與前述所記不一致。據此,閩南未設支部之各縣教會均應隸屬於閩南支部,而不只福、莆、仙三縣。然而,從實際情況看,閩南各縣之會所并未完全隸屬於閩南支部。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在這次支部并靈恩大會上,出席的代表中,所代表的教會有几處是前面所記名單中沒有的。有后園、下保、南湖、惠洋等處真會。
這次大會,郭多馬受總部委派也參加了,在大會重點講述了“支部組織法”,涉及支部組織工作的七個方面:支部大會代表之選舉及代表的責任與權限、選擇支部負責、支部收支款目、支部會務會議及各地職務會議、支部派遣傳道士、靈恩會的改進等等。
郭多馬長老的講話中還提到閩南支部已經建立四年,則閩南支部當建於一九二九年。而福建省分成兩個支部最早應在一九二九年。
大會的頭兩天為議事會,后四天為靈恩會。第一天支部負責歡迎詞、郭多馬說明支部組織法、選大會議長、議長說明議事規則及議事日程。支部各股及各地代表報告。第二天,支部細則更改、經費預算、增加支部傳道士、《聖靈報》徵訂、會堂完峻計划、檢查支部賬簿及物產、各地代表提案及臨時動議、原支部負責代議員辭職及從新選舉。
重新選舉的結果:支部會務負責為蕭仕提反、庶務負責莊巴米拿、財務負責郭呂底亞;代議員為陳提摩太;按立兩名男執事:鄒道基、林信真。
從大會的時間安排來看,大會主要內容應該是靈恩大會。即,見證神跡的顯現。
這次靈恩會的報告(十五日起至十八日止)內容如下:“每日有四次聚會,最多聚會人數約有一千人左右。四日間講道全由郭多馬長老擔任。……於最后一日,計受洗男女三十五人,受靈者亦不少。對神跡奇事的見證多不勝舉。玆只將各病得愈者列下:
肚胃痛生風得愈者三人,小兒天花得愈者二人,由死復活三人,鼠疫結核得愈者四人,熱病得愈者六人,吐瀉得愈者六人,危候肺癆得愈者一人,隔食反胃得愈者一人,頭風得愈者一人,噤口痢得愈者一人,大便四十五日不通病重失去知覺得愈者一人,半身不遂得愈者一人,趕出惡鬼者七人,血瘤得愈者一人,難產得平安者一人,痰塊得愈者一人,蛇咬發毒得愈者三人,雙盲能見者一人,跛者能行一人,遇虎免險一人,火災禱熄三次,心氣痛得愈者二人,煙癮革斷者不能計數,癲狂得愈者八人,大麻瘋清潔者七人,三樓墜地無傷害二人,咳嗽煙癮二人,吐血即愈二人,小兒驚風痰廱得愈者二人,腸熱病得愈一人,膨脹得愈二人,虛腫得愈三人,瘋軟得愈六人,產后病愈三人,瘟疫免死二人,瘋狂吐血喉痛得愈一人,五年血漏得愈一人,啞吧說話二人,小兒死后將葬而活一人。”
從一九三二年十月起,郭多馬巡視福州、閩南兩支部所屬會所七個多月。
一九三四年,閩南、福州兩支部分別函達福清縣政府要求保護。
二、民國廿三年(一九三四,十月九日至十三日)閩南支部又召開了一次全體大會,《聖靈報》第九卷十一期,以“閩南支部第十次全體大會記”為題作了報導。前述一九三二年召開的支部并靈恩大會,《聖靈報》報導時并未說明是第几屆。這一次為什么要說是第十屆。如果在一九三四年是第十屆,一年一屆,則第一屆當在一九二五年。福州支部是將一九三三年的支部大會標為第十屆的,當始於一九二四年,已如前述。福州支部始建於何時未找到記載,但閩南支部據前述郭多馬所說,當始建於一九二九年。為什么要列此年支部大會為第十屆呢?不詳。
這次大會,福清因籌備神學會,出席者少,代議員陳提摩太在廈門、林仲杰在漳浦,未能出席。支部負責蕭仕提反、莊巴米拿、郭呂底業,代理庶務陳迦猶及各地會所代表出席。總部郭多馬、譚配得;福州支部代表黃資旦、陳馬利亞、林秉乾、陳流芳列席。
各地代表甚多,不抄錄。但從有關這次大會的記載中,又發現几處會所,有新埔、頂港、茅頭、下阪、龍高、江渙、林墩、華亭、蕭家禱所、清江、洋城、永泰等,是以前記錄中所沒有的。
支部三負責及與會各地代表報告了工作概況。討論了總部建筑捐、支部建筑捐、支部細則更改、聘請支部書記及傳道者等事宜,并做出相應決議。
支部改選結果:會務為蕭仕提反、財務郭呂底亞、庶務陳迦猶;代議員為蕭仕提反。
三、閩南支部第一期神學會
《卅年專刊》各地神學統計表中記“閩南支部神學講習會”,開始舉辦於民國廿三年(一九三四)九月十三日,教授為郭多馬,學員七十人,為期一個月;為第一期;教授課目為靈修、教義、建設、教牧、比喻、傳道各課。
《卅年專刊》第七集“本會福建省神學第一期神學講習會記略”的具體記載為“日期 九月十三日起一個月”,但無年份記載。但既為福建省第一期,也在九月十三日開辦、學員同為七十人,講授也有郭多馬,則兩處所記應為同一次神學講習會無疑。據《聖靈報》第九卷十一期的記載,就是“閩南支部第一期神學講習會”。
最初議定在福清舉辦,后因道路難行改在漁溪,最后還是在莆田舉行的。
其具體情況如下:
地點在莆田。主任為蕭仕提反,由郭多馬任講員,郭子嚴任編輯,陳愛靈為書記,張俊卿為會計。
學員中莆田有男四十六人,女九人。男有:陳光榮、陳祥信、康光騰、陳愛靈、楊尤尼亞、郭世治、歐陽鉗、陳文德、李路加、龔拿翁、林寶珍、林 亨、張朝郎、林信真、林鳳鳴、唐金標、陳 提、張朝卿、鄒金龍、祁志遠、祁志忠、蕭仕提反、陳 國、陳金螽、陳文玉、徐來庭、陳啟磐、陳文彬、梁玉清、梁占春、林推基古、朱瓊枝、朱 忠、張天注、張 孔、劉金瑞、宋亞波羅、張 塍、陳金生、卓猶士都、李忠實、吳達太、林天恩、李 陽、吳祝庭、劉普春。女有:郭呂底亞、唐澄玉、鄭陀才、鄭玉柔、徐如蓮、桃沖沁、鄒二十嬸、宋蒼玉、蕭西庇亞。
仙游有男六人:林道生、林螽斯、陳迦猶、柯展福、楊培靈、嚴寧法。女二人:陳文姐、薛秀英。
福州,男一人:郭子嚴。
永泰男一人:余 增。
福清男一人:莊巴米拿。
古田男一人:鄭永生;女一人:鄭循都基。
漳平男一人:陳仕提反。
石碼男一人:林學金。
以上永泰是否有真會會所不詳,只此一見。
授課內容有:靈修要課、本會教義綱要、本會建設概論、教牧學概論、神跡奇事合論、預言淺釋、傳道原理、四福音比喻略解、靈界辨正、教會制度及組織法、真道舉要、講道規范。補充科目有:教會略史、諸教常識、聖經答難。
這次神學會后,又從莆田移到福清,續開一個月。《卅年專刊》又將這兩次神學統稱為“閩南支部所辦神學講習會”。在福清續開的神學會結束后,福清漁溪真耶穌教會曾寫過一篇信函(寄給誰沒有記載)述說了經過:“此次敝邑神學講習會,蒙神的恩典,大收美滿效果。廢曆九月十四日開課,男女學員二十八人,傍聽者十余人。各學員都專心學習。又蒙總部差派郭多馬長老前來專任教授。各學員一天六堂,領受郭多馬長老丰盛的道理。又蒙省支部黃資旦長老專任教授贊美詩,無不心滿意足,大增靈智。至十月十四日會畢,在堂內皆不忍分離,抱頭大哭。但為神的教會之牧養及四出救人起見,終於不得不割愛。在十五日,各學員即揮淚而別,感謝主恩。此次有男女學員四位獻身為道奔跑,祈常助禱,使他們蒙神賜權能,作美好善工,榮耀耶穌聖名,阿們!”
四、閩南支部第十一次大會
《聖靈報》第十卷第十二期載,於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一、十二日召開於莆田城內倉邊巷真耶穌教會。有三十八處會所代表出席。從出席代表中查對,在以前的記載中沒有見到的有:沙溪教會,以及林埔、看頭、鎮前、西江、東角、汕頭、前江等祈禱所。
與會人員有支部負責人蕭仕提反等及支部傳道人鄭永生、吳達太等。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福清、莆田東關、北關三個辦事處的職員與會。即在支部與會所之間又多了一層機搆。這顯然是因為支部所轄會所過多之故。這一層機搆完全有充足理由說明在閩南地區真耶穌教會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列席者除福州支部、長樂代表外,還有廈門代表吳亞居拉、方金壽二人。廈門代表列席的現象很重要,因為它說明廈門真會沒有隸屬於閩南支部。即,前述閩南支部細則所說閩南沒有支部者均隸閩南支部之說,未能實現。
會務負責蕭仕提反報告了三個辦事處成立的由來及經過。原來是在去年大會修改支部細則時,有“支部范圍太廣,管理不周,特分區設立辦事處”一條。於是設立了三處辦事處。仙游各會因願直屬支部而沒有設立區級辦事處。南日島則因為沒有必要故未設立。
福清區概況:一九三四年,福清全縣有堂所二十七處,信徒人數一千六百余人。其中近三四年來新增加者教會六處、禱所五處。在大會上由辦事處丁約珥執事報告。謂選定長期傳道人莊巴米拿、何章惠等四人。全區又分划為四段,即龍田、高小、江陰、漁溪。當下最發達者為后耀教會。龍田與高小不見於前面福清區的記載。靈恩布道隊分途向各段布道。江鏡、蘆下、虎邱、龍田、江陰等段都有發展。
莆田東關區概況:有傳道四人,在區內周而復始循環牧養。黃石、江東、東華、林墩、鎮前、笏石、霞嶼、北高、沖沁、澳尾、劉厝、西閔、西江、汕頭、瀨宅、張厝塞等會所,情況均甚良好。其中鎮前所、澳尾、西江、汕東都是以前的記載中所沒有的。
莆田北關區:教會共有五六處,本無設立辦事處的必要,只是按細則要求而建立的。辦事處設在涵江真會。新浦祈禱所、塘頭教會、后郭、橋尾、郊上、東源會務都頗起色。新浦所及橋尾教會是以前統計中未曾提到的。
莆城、南日、仙游城內教會都不錯。
這次大會主要解決的是總部及支部的經費問題,各代表的提案及臨時動議未見於記載。
一九三五年,據《聖靈報》第十卷第五期,漁溪地區還有一個海口祈禱所,是前面的記載中所沒有的。
五、閩南支部第十二次代表大會
《聖靈報》第十一卷第十二期載,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十月四、五日,在莆田城內倉邊巷真會召開。
與會人員有支部職員蕭仕提反等四人、各區辦事處職員四人、各區傳道十二人。各地會所五十二處四十九人。還有總部負責郭多馬,以及福州支部來賓五人:林友利亞、陳約翰、宋約珥、陳哥尼流、孫耀光。林友利亞即林猶利亞,大牆根真會負責人。
支部負責蕭仕提反的歡迎詞中有一句話頗令人玩味,曰:“今天這支部十二次代表大會開幕之際……更蒙總部負責及省支部的大牆根、長樂、連江各本會的長執同靈惠臨指導”,難道尊福州支部為“省支部”?但蕭仕提反在會務報告中又說在參加江陰、橋尾、山斗先后召開的靈恩大會之“后往省,與福州支部商洽些教會事而返”,福州支部仍為福州支部。或,福州為福建省會所在地,故曰往“省”,福州支部又成為“省支部”?然而,這個說法畢竟不確,令人生疑。然而,蕭仕提反的報告中,在提到於莆東區辦事處不几日之后又有“即因省支部大會的期間已到……會后即赴省支部的大會”云云。這個“省支部”究為何指?是福州支部還是福建全省的支部?似乎只能是福州支部。因為到一九三七年才有各地代表要求成立福建支部的聲請。
支部三股、傳道人、各地代表都報告了各自的概況。
福清區內,長期傳道男五女三,區內划分四段,傳道輪流工作。去年諸傳道曾組織布道隊。今年經濟有些困難。
莆東區,區屬教會十八處,祈禱所亦為十八。去年大會以后(何時不詳)也分為四段。辦事處四傳道按段輪流牧養,二個月一換。本年施洗十一次,約計二百余人。
莆北區:范圍較小,各堂情形基本正常。
這次大會討論了會堂(教會)與祈禱所的區別。之所以提出是因為“從前工作之幼稚,一經開荒,便爾成為教會。適過不多時,或冷淡不成樣子,此后應如何予以分別。”對此,郭多馬說:“堂與所處自應有分別,但現行規章尚未有明文的規定,想明年大會必有一番討論,再增完備之改訂也。”議決待明年八次臨大(后改稱為九次全大)討論后,然后再照章分別。
提出這個問題如何解決,其用意大約在不算完備者稱為“祈禱所”,待完備鞏固者再升格為“堂”,稱為教會。
大會決定如何預選出席明年八次臨大的代表、如何擬定大會提案。派陳愛靈赴總部第四期神學會。議決舉辦第二期支部神學講習會,制定了舉辦章程。
莆田東區辦事處提出應當整理傳道的言論案,議決“如傳道者有不合理的言論,應先派人勸正,如屬不聽,則應有證告於大會。至於傳說異端、破壞統一辦法,則依細則第六十六條處分之。”東區這個提案涉及到真會發展的致命環節。傳道人的布道,無論其對內還是對外,都會影響到真耶穌教會自身教義的純真及統一,也就必然影響大局的統一及團結。而傳道人往往都要深入闡發《聖經》的道理,及自己與神溝通的心得,或神對於自己的啟示。在真會發展的几十年中,不斷分離出一些其它教派,內部的不統一,都與傳道者有關。
江東教會,因張巴拿巴、蔡彼得到莆田活動,提出了如何對待的議案。議決:“先發傳單,使各本會明白,不予接待。如其來時,支部另派員警備,使不得混撒稗種。”
從《聖靈報》第十一卷第十二期關於這次大會的記載中看,如出席各地堂所代表、發言的代表、承擔預算經費的堂所中統計,有如下堂所是以前的記載中所沒有的:程口所、?山所、埭須堂、朱墩所、項港堂、坎頭所、石頂所、霞阪所等;另有兩處有地名,但不知是堂還是所:劉下厝及離莆田十里的瓦窯鄉。
這次年會,顯然是一次比較重要的支部大會。
一九三六年,莆田哆頭於陰曆六月四日(公曆七月 二十一日)召開了教會成立大會。
六、一九三七年,十次全大(原定九大,因追認一大,故改為十大)召開時,蕭仕提反報告閩南支部概況時說“閩南支部所屬教會五十三,祈禱所四十七。三年來新設教會二處,即清江與哆頭,新設祈禱所五處。”支部之下又分福清、莆東、莆北三處辦事處。東關職員三人,傳道五人,經費三百余元,區內教會十八;福清職員二人,傳道五人,經費四百余元,區內教會二十;莆田北關,職員二人,傳道二人,經費二百余元,教會八處。仙游與南日則未屬於何區。“受洗約有一千余人,新加入者多由戒除鴉煙而來。”又,本年已經決定再開第二期神學講習會,以造就傳道人才,并訓練教牧人員。
以上為目前所知福州、閩南兩支部之概況。
這兩個支部,未能囊括福建省內的全部真耶穌教會的會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