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江蘇支部

總部提議將上海支部擴大改組成江蘇支部。
據《聖靈報》第七卷第九、十期合刊載“江蘇支部大會成立紀略”,說“前上海支部原設於寶山路內,嗣因滬變關系(指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變),會所移設辣菲德路。此次為推廣真道,促進會務起見,特聯絡江蘇省各本會,如八巨、徐家灘、鹽城等處,擴大改組,稱為江蘇支部,將原有上海支部之名義取消。當承本會同意,遂定於(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開成立江蘇支部大會三天。”
上海支部擴大成為江蘇支部應為總部意見。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第四次代議員會上,葛巴米拿報告中就說是由總部提議而成的。見《聖靈報》第八卷第三期。朱恩光在一九三四年第八次臨時全體大會(后改稱九大)上說:“兄弟在於一九三二年,第七次全體大會(后稱八大,一九三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召開)之后,便當了總部的傳道……受江蘇支部之請,要聯絡江蘇支部所屬的各本會,那時候我來回一個多月……。”見《聖靈報》第九卷第六~七期。
出席代表有鹽城真會劉真強、戴占鏊;八巨王靈生、熊美徒;徐家灘王腓力;上海高榔橋許猶士都;阜民路劉榮光;辣菲德路(今淮海路)趙恩光;常熟黃九如;菜塢新村祈禱所王德權、潘子若等十二人;支部負責有史提多、葛巴米拿、李愛真。列席者有上海真會趙靠主等五人,及總部負責譚配得。
大會代表、支部負責報告了各地、各部門的工作狀況。制定支部細則三十二條,選舉支部負責史提多、戴占鰲、李愛真及代議員葛巴米拿。
史提多執事開幕詞,說是“鑒於原上海支部(一九二九年建立)所轄的區域范圍太小,未能充分推廣聖工,且因此次滬變關系,會所亦蕩然無存,故我們感覺必須聯絡江蘇省各本會,擴大改組支部,而收統一辦法的實效……雖然南京及湯泉各本會,未能出席與會,實因其地點與皖省本會接近,暫時聯屬皖會,想不久的將來,定能同趨一軌。如今只是上海及江北各本會所組織而成的江蘇支部的。我們求主引導,使此次大會能收美滿的效果,以榮歸真神云云。”
鹽城代表戴占鰲長老致答詞說:“江北各本會以缺乏傳道人才,只是單獨的各自處理會務,從無聯絡而為有統系的辦法……(對於)擴大組織成立江蘇支部之提議,各本會聞訊,非常滿意,均表同情……。”
支部設在辣菲德路一二九六號,上海真耶穌教會內。
選史提多、戴占鰲、李愛真為支部負責,葛巴米拿為支部代議員。
一九三三年,第四次代議員會時(見《聖靈報》第八卷第三期),葛巴米拿報告江蘇支部概況時說,支部屬下教會共六處,祈禱所五處。經濟上,江北各會多貧寒,只足維持,上海則稍好一些。
《聖靈報》第九卷第六~七期載一九三四年八次臨大(后改稱九大)記錄,江蘇支部又增加一處教會,寶山縣大場真會。并建堂一處。
第三次支部大會
《聖靈報》第十卷第十期載,江蘇支部遷入滬北新會堂(一九三四年)之后一年,會務日見發展,信徒不斷發展,為改進會務,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四~二十七日,召開支部大會三天。出席代表有鹽城、徐家灘、八巨三處真會代表熊美徒;常熟黃彼得、舒德仁;滬東戴靠主、許猶士都;滬南劉榮光、陳奉主;大場王德權;滬北趙恩光、馮受恩,以及杭州祈禱所夏雪川、普善路祈禱所李長海。十二人。支部負責人史提多、李愛真。列席者有傳道、執事等七人。總部指導為朱恩光、蔣約翰;記錄為蔡蔚文。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浙江杭州祈禱所當時隸屬於江蘇支部。
各地代表報告了各地會務進展狀況。
大會酌情修改了支部細則。與會各代表討論改進辦法,支部強調了各教會應分擔支部經常費之義務。
第四次支部大會
在《聖靈報》十一卷十一期(一九三六年出版)刊登了“江蘇支部第二次大會概況”,實為第四次,刊誤。全文沒有記載召開的時間,只能判斷召開於一九三六年。
據稱:“本屆江蘇支部大會前几天,滬地時局突然惡化,居民惶惶不安,紛向租界遷移,形勢十分緊張。”當為日寇加緊了對上海的侵占所致。然而各地代表仍然“不憚長途勞頓,不顧時局安危,踴躍與會”。出席代表有滬東許猶士都;滬南施提摩太;滬北馮受恩、羅群羊;大場王德權;常熟顧根福;鹽城戴占熬;八巨、徐家灘掌永生;阜寧祈禱所戴占熬;川沙祈禱所嚴克進。代表共計十人。杭州教會及普善路祈禱所缺席。支部負責人史提多、施仁芳、李愛真出席;總部蔣約翰列席。
各地代表、支部各股負責人報告了各教會及各股工作的情況。
從代表的報告中判斷,又出現了鮑家墩、呂莊、四明鎮、施恩舍等四個祈禱所。
一年來總況,發展甚速,尤以江北各地。杭州祈禱所建立教會,阜寧祈禱所也已籌備成立教會。
議決設立建筑聯合會,以互助建造會堂。討論了給傳道者生活費辦法案等;當因專職傳道人沒有生活來源之故。
一九三四~一九三七年三年中,江蘇支部所屬教會有八處,受洗總數一千零廿二人,受靈洗者五百余人,建會堂八處。三年中收得捐款七千三百九十三元另八分一釐。
以上為江蘇支部的總況,江蘇各地真會的概況如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