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與總部關系冷淡的江西真耶穌教會

《卅年專刊》正文所敘述的江西真耶穌教會歷史,完全沒有與這一個階段相關的記載。第十五集 各地本會概況統計表及第十四集卷末所附之非常神跡奇事統計表中,也完全沒有江西省的情況。在《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的統計表中記有吉安教會,但無創建時間,亦無負責人的記載。
在《聖靈報》中,找到了一些記載。
一九三二年,第七卷第四~七期(一九三二年七月出版)載一九三二年六月廿四日七次全大,江西代表為汪挪弗。在大會上,汪挪弗以南昌代表的身份報告了南昌教會的情況:“南昌本會成立於民國十四年,信徒一百二十余人。負責汪挪弗執事,又女執事二人:周馬大、許撒拉。每晚聚會無定額,安息日聚會六七十人。會堂是買平屋一所改造的。捐款全年收入約二百二十余元,不敷支出。自去年合一會議以后,受洗三次,共三十三人。神跡奇事甚多,難以細述,聖靈報上略有登載矣。”會上南昌代表允諾為總部預算開捐。年末,《聖靈報》又報道了同意擔任《聖靈報》撰述員的名單,汪挪弗為南昌本會的撰述員。
一九三三年,第八卷第三期(一九三三年三月出版),記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九日第四次代議員會議,沒有江西代表。
一九三四年,第九卷第六~七期載(一九三四年七月出版),一九三四年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第五次代議員會,沒有江西代表參加。六月廿二日至廿七日,第八次臨時全體大會,江西沒有代表參加。會務系負責張撒迦的各地會務報告中,也沒有江西的情況。但在各地立職情況中有,江西南昌教會立執事徐見信一人。報務系郭多馬報告各地訂閱《聖靈報》情況時提到,江西訂閱十三份。總部建筑特別會計張撒迦報告各地總部建筑捐時,也提到南昌教會捐款之數。
一九三六年,第十一卷第十二期(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出版)載總部第四期神學會概況時,各地學員中,沒有江西學員。
一九三七年,第十二卷第一期載(一九三七年一月卅一日出版)一則消息,謂:“南昌本會開會,預請代禱”。說是“近接南昌本會印刷公函:奉主耶穌聖名函達各地本會長執靈胞公鑒,本會蒙聖靈引導,定於本年三月廿四日起,開靈恩大會三日。用特函達貴處。敬祈助禱,求我主多多祝福,大降靈恩。俾南昌本會早見發達,得以普及全贛云。”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日起,在上海總部舉行第十次全體代表大會,江西沒有代表參加。但《聖靈報》第十二卷第四~五期(一九三七年五月出版)載十大概況時,在“當場各代表承認分擔經常費款如下”赫然又有南昌本會認捐之記載。難道南昌教會有代表參加,而又不是正式代表?或為來函認捐?
以上情況,若同其他各省的記載相比,顯然是,江西真會同總部的關系似乎不很密切,頗有相當冷淡的感覺。上面提到的情況,如果在別的支部,多的是,根本輪不到選入本書。為什么如此?或與汪挪弗父子有關?由開革張巴拿巴的全過程可知,汪挪弗父子是擁戴張巴拿巴,非常反對魏以撒的。請參閱相關部份。
這個歷史階段江西建立了那些會所,《卅年專刊》統計表完全沒有記載。非但如此,《卅》統計表根本就沒有江西的統計。《十》統計表也只記載了一個祈禱所:山下渡祈禱所,一九三六年創建,在江西山下渡文記書局。一九三七年負責人王求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