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真耶穌教會卅年紀念專刊》上所記清除張巴拿巴的原因

為什么要清除張巴拿巴?對於真耶穌教會廣大的信徒而言,應該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然而,凡筆者所接觸到的信徒也好,還是長執也好,都不甚了了。所重復的都是《卅年專刊》上的說法:張巴拿巴冒充真耶穌教會的創始人。
張巴拿巴冒充真耶穌教會創始人是不是清除張巴拿巴的原因呢?當然是!但從資料記載來看,不是唯一的原因,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而且應該是更為重要的原因。
先看一看《卅年紀念專刊》關於為什么要清除張巴拿巴的說法。
在第四集《最高權力機關》第七次代表大會(原來稱為六大)的“補記”中說:“在第六次(原來稱為五大)全大的決議會中,雖然南方的代表們聽了一面之詞:‘根據張靈生與張巴拿巴的自述,暫定真耶穌教會發源於中國之山東’。但在當時已露了馬腳,有思想有學識的長執們,不能強制他們的心靈去勉為接受,於是開始搜集史料,經過慎思明辨的工夫,已知上了大當,受了二張的愚弄。由黃呈聰、郭多馬等公開向張巴拿巴提出,要當召開全體代表大會,召集北方代表也來參加,對本會歷史作一全面詳盡的考查。張殿舉立即面紅耳漲的說:‘若考查我的歷史么!應當先到耶路撒冷考查考查耶穌的歷史’。不久,張即潛逃香港,私刻總部圖記,聲言總部遷港。但此時召集大會的通函已經發出,各省代表也如期到臨……魏以撒長老……在大會代表會中起草,發表了長約七千言的‘本會發源見證’……竟然把上次大會的暫定推翻了……。”
一九四四年,總部奉國民黨政府之令內遷重慶,在向政府要求立案的呈文中,提到這一段歷史時是這樣說的:“迨至民國十九年(一九三零)間,台灣本會長老黃以利沙氏乃一博學篤信之人,為一法律學者。經數年間搜集本會各方面之歷史材料,加以整理,即判斷本會之發起人非為張巴拿巴,實為魏保羅氏。乃召開第六次臨時代表大會以清查本會發源之歷史。……而張巴拿巴得訊遁逃香港……。”此處之“六大”,即后來改稱為“七大”者,召開於一九三零年。
上引《卅年專刊》的說法,就清查歷史發源的“過程”而言,同《十周年紀念專刊》所記相比較,沒有錯誤,問題在於,《卅年專刊》把清除張巴拿巴的“原因”則只歸於一個:張巴拿巴冒充真耶穌教會的創始人。只說明張巴拿巴之所以潛逃香港、私立總部是清查歷史發源的結果。根本看不到還有什么其他原因。
再看一下《卅年專刊》第十集《異教之風》中的 “張巴拿巴與中華真耶穌教會”一文。這是專為張巴拿巴所立之傳。其中關於開革張巴拿巴是這樣記載的:
“十八年(一九二九)九月開第六次臨時全體大會,又被選為總部負責之一,是年十月,二次奉派到廣州去。
十九年(一九三零),他見大會議決實行本會發起的歷史,就在香港,私立總部,反對規章,破壞大局。第七次大會於是年五月一日在滬召開,將他革職除名。南北又合而為一了。”
這個蓋棺論定的結論,除清查歷史發源之外,根本看不出還有什么別的原因。不過,其中有一句非常關鍵的一句話:“反對規章”。然而,《卅年專刊》沒有對這一句話進行過任何闡述,沒有組織過任何相關文章或原始資料,來說明這一點。甚至張巴拿巴反對的是什么樣的規章都沒有說明,也沒有將所反對的規章列入《專刊》的內容。雖然它全文轉載了最初南方總部對張巴拿巴所作判文。
關於《卅年專刊》是如何看待張巴拿巴被清除的原因的,在這里,還只能作以上簡單扼要地敘述,下面,將隨?歷史的進程的發展,逐步補充完善,說清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