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張巴拿巴《宗教反正》一書

前面,我們詳細論述了真耶穌教會實為魏保羅所創,而非張巴拿巴,最重要的根據是,張巴拿巴實行的是魏保羅創建的教義;資料依據主要是最早的《萬國更正教報》。現在再看一看張巴拿巴被開革之時的著作《宗教反正》一書,進一步弄清楚張巴拿巴的教義思想。
搞清楚這個問題,對搞清楚真耶穌教會的歷史症結,是很重要的。結合前面對《萬國更正教報》的研究,可以斷定真耶穌教會的創始人究竟是誰;結合后面關於教義爭論的探討,可以弄清楚真耶穌教會內部的教義爭端究竟是誰挑起的,是如何發生的,又是如何延續至今的。
張巴拿巴《宗教反正》一書出版於一九三一年二月一日,總發行處是香港真耶穌教會總部;當在張巴拿巴剛剛被開革、在香港另建總部不久。書中另有李惕如四篇文章,李日心兩篇,其他均為張巴拿巴所撰。
首先要介紹的是,張巴拿巴關於女人蒙頭、聖餐、洗腳禮的說法。因為,這是后來真耶穌教會內部喋喋不休地爭論的三個大問題。
關於“女人蒙頭”,前已論述,魏保羅《聖靈真見證書》中從未提到過蒙頭兩個字;但在三十六條中有“女子祈禱不蒙頭錯矣”一條;在山東推行時曾遇阻力,但還是有人接受了;魏保羅去世以后,“女人蒙頭”的做法停止了;此時魏以撒的著述中也沒有蒙頭。張巴拿巴也不主張蒙頭。這里需要再提的問題是,魏保羅《聖靈真見證書》的第三冊(應該有關於一九一九年魏保羅傳教的詳細記載)沒有付印,給解決這個問題,造成了困難。
關於聖餐,書中題目為“吃聖餐當念主死”。張巴拿巴說:“吃聖餐,究竟是什么意義呢?就是記(紀)念主的死。將自己的血肉除掉,把耶穌的血肉長在自己身上的意思。你不記得耶穌將被賣,吃逾越節的筵席么?門徒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喝這個,這是我的血,就是新約的血,為你們流出來的。’(《太》二十六章二十六節至二十八節)現在我們記(紀)念他,就應當效法他。他既是用手擘開,我們若用刀切,那就不為效法他。所以吃聖餐,要體耶穌的至愛,遵行耶穌的遺言。吃的時候,當作耶穌的真肉,喝的時候,當作耶穌的真血,感恩悲戚,自己省察。因為我們不分辨是主的聖體,不按?理去吃喝,就是吃自己的罪了。(《林前》十一章二十九節)你們各會舉行這聖禮,不免離經習訛,辜負耶穌的救恩,吃喝自己的罪孽,無怪不能自潔身體,使他漸漸變為靈宮啊!阿利路亞阿們!”
張巴拿巴只講了聖餐的意義:紀念主死、吃喝耶穌的肉和血、將耶穌的肉血長在自己的身上、除自己的肉和血、效法耶穌的吃喝,不按理吃喝,就是吃喝自己的罪孽。完全沒有提到吃聖餐的次數和日期限定。
第三,關於洗腳禮,書中題目為“洗腳聖禮”。張巴拿巴說:“洗腳聖禮,是耶穌親自行過的,也是他親自吩咐的。他明白叫門徒要效法他的榜樣,照?去行,就有福了。(《翰》十三章四至十七節。‘十七’之‘十’后原衍一‘會’字。)這實在顯明耶穌愛門徒愛到底的。(《翰》十三章一節)這實在顯明真聖徒不僅要潔身,而且要聖潔到底的。尤其要知道,教會和基督與信徒原為一體。基督是頭,教會是身,信徒好比是腳。我們既是受水洗,若不行洗腳聖禮,那就可算沒有洗過了。但是,有人說,猶太人因為不穿襪,所以要勤洗腳。耶穌是猶太人,洗腳是常事,他為門徒洗腳,見得什么愛呢?殊不知耶穌的言行單是為門徒作榜樣么?記述聖經,單是為猶太人作典則么?(《太》二十八章二十節)況且,逾越節到了晚間,耶穌明知時候只在頃刻了,乃特特為門徒洗腳,又特特的(地)吩咐,要他們效法,這還不足表親愛呀!這還不足以見鄭重呀!耶穌是師傅,乃特為門徒服役,正表示人要為首,就必作人的仆人。(《太》二十章二十七節)所以洗腳的聖禮,就是謙卑的明證。(《腓》二章七至八節)也是聽命的明證。(《母》上十五章二十二節)也是愛人的明證。(《路》七章四十四至五十節)凡我真基督徒是必當實行的。(《提前》五章十節)我們不是猶太人,洗腳更不是常事。們(門)徒若能彼此洗腳,那就更足以表親愛,切不可誤認洗腳禮為猶太人的常事,拿聖經當作猶大(太)人的典則哪!阿利路亞阿門!”
張巴拿巴沒有說在什么情況下洗腳,只說了洗腳的意義:受洗之后必洗腳,要聖潔到底,否則,等於沒有受洗;洗腳禮是謙卑、聽命、愛人的明證。完全沒有實行冼腳禮次數、時間等等規定,請參見后述魏以撒的相關教義。
除了這三個問題之外,張巴拿巴還有三十九篇論述。其中一些篇章只作簡單介紹如下:
“施洗應奉耶穌基督的名”。
從篇名看,主張與魏保羅相同。張巴拿巴認為《太》二八章十九節雖然有“奉父子聖靈的名施洗”的說法,但“父就是子的本來,子就是父的化身”,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所以后來(門徒們)就不奉父子聖靈去施洗了”。還說“你們(指外來差會)奉父子聖靈施洗的,也曾得?聖靈么呢。如果是不合(指如果奉耶穌基督的名施洗不合的話),使徒為何到處靈應神奇呢?”即,奉父子聖靈施洗不能得聖靈,而單奉耶穌基督的名施洗可以得聖靈。
“聖靈的洗”。
這是魏保羅極力強調的。張巴拿巴認為:“現世傳耶穌的各公會,第一個大缺點,就是沒有耶穌所應許聖靈的洗,不能為耶穌作見證和指示未來的事。”“聖靈是印證,是得基業的憑據(《翰》三章三十三節,又《弗》一章十三至十四節)。人若沒有聖靈,斷不能得救(《翰》三章三至八節,又《多》三章五至六節,又《示》九章四節、又二十一章二十七節)。凡不受基督的印記,就必受獸的印記(《示》十三章十六節、又二十章四節)。”各公會的靈是“七靈(《示》四章、又五章六節)”,是“作服役的靈,卻不能作為印證(《希》一章十四節)。惟有基督的靈,才算為印證和得救的憑據(《羅》八章九節、四章六至七節)”。
受聖靈洗的證明是什么?是:“聖靈的恩賜(《林前》十二章八至十一節)”;“聖靈的果子(《加》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能辨別萬事(《林前》二章十五節,又《翰》十六章十二節)”;“心里對凡事有一位教導(《約一[壹]》二章二十七節)”;“心里有一位保守你不犯罪的(《翰壹》三章八至九節、又五章十八節)”。“若沒有這一切的大恩賜,就證明你沒有受此聖靈的洗”。
“初受聖靈洗的時候,并且有種種的表現”:“或跳舞(《詩》一百四十九篇),或拍掌(《詩》四十七篇一節),或唱靈歌(《弗》五章十九節,《西》三章十六節),或仆倒在地(《行》九章三至四節),或哭或笑不等(《路》六章二十一節,《詩》十六篇九節)。這是聖靈初到人里面,或受了聖靈的激刺,或因聖靈的喜樂與聖靈的責備所致(《加》五章二十二,《翰》十六章八節)。”
“基督(原誤‘督基’)的靈,就是春雨秋雨,也是早雨晚雨(《珥》二章二十三節)現在本會同工的靈,正是叫秋雨的聖靈,極為完全,至可稱頌,就是那末日當賜的聖靈(《亞》十章一節,《珥》二章二十八節)。”
關於“方言”。張巴拿巴說:“是初受聖靈的憑據。(《林前》十四章二十二節,《行》十章四十四節至四十六節)是證明人在此時受的聖靈。說方言,是造就自己。(《林前》十四章四節)不能造就自己,怎能造就別人。說方言,是在心靈里講說一切的奧秘,也是對神說的。(《林前》十四章二節)那屬世的人不懂得,主叫誰懂得,誰可懂得。(《林前》十二章十節末,原文如此)阿利路亞。”
“無聖靈不能結美果”。
凡受耶穌按手的人就必蒙福。“使徒既受聖靈,傳揚福音,神跡異能也和耶穌一樣。信徒真心求聖靈,只要使徒按手在他們頭上,他們也就受了聖靈。(《行》八章十七節、又九章十六節)也能醫病趕鬼,效法使徒。信徒若是不受聖靈,怎能結美好的果子呢。我們既受主的托咐,若是不結好果子,將來怎樣見主呢?(《加》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結論是:“我們想要受聖靈的洗,也須請受過聖靈的人按手。這是聖靈所指示的,并且要虛心領受,因為真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血洗的寶貴”。
張巴拿巴說:“救主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受了血洗。(《翰》十九章三十四節)他說……凡不能背?十字架跟從我的,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章二十七節)”舉《聖經》上的施洗約翰、雅各、司提反、彼得等使徒都受到了血洗;保羅則願意受血洗。他們都為耶穌基督獻出自己的生命,或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要知道為神效忠貞的事,沒有比血洗更美好的,這是最有價值的榮耀。我們若沒有為主為兄弟舍命的心,這就不能算是真基督徒。(《翰壹》三章十六節)”
還有一些篇章,光看題目,就可以知道,是當初魏保羅都說過的,也許有的沒有專門論述過,如:“禁食的大能”;“點水洗的錯誤”;“稱上帝不是聖經上的原文”;“三位一體是臆造的說法”;“聚集要同聲禱告”;“時常提捐攔阻救恩”;“各會失去聖靈的權柄”。“傳道使應絕財勢和世智”;“牧人和雇工”;“ 守安息日是守誡命”;“藉勢力傳教的羞恥”;“造就要完全靠神”;“信徒忍受苦難有福”;“論守復活日 ”;“抗拒福音者即是敵真神”。
其他還有:“蒙主揀選”;“主命創設本會”;“信徒應獻身心作活祭”;“阿利路亞的奧秘”; “聖靈引導能辨別諸靈”;“有悔改和信心就要給人施洗”;“新婦人的正解”;“首領要由神選”;“神子和鬼子的分說”;“春雨秋雨的指證”;“納箴言和判斷人所結的果子”;“赴天國的筵席”;“解釋戒食物”;“論祝耶穌聖誕”;“假基督假先知之所指”;“教會千余年的混亂”;“論自由結婚”;“論男女平權”;“世界敗壞的證據”;“救主復臨的預期”;“世上萬邦不信主都必滅亡”等。這些就不一一介紹了。
這里再作一次饒舌:張巴拿巴的《宗教反正》一書,如果是出版在一九一七年魏保羅創建真耶穌教會之前,而不是一九三一年的話,今天要想判明真耶穌教會的真正創始人,還真就不好辦了。

發表迴響